Loading
0

姑娘,忽然多出来的时间才是你的人生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姑娘,忽然多出来的时间才是你的人生

文图 | 左叔

有一段时间因为要帮一个朋友布一个摄影展,所以有事没事就往公立美术馆跑。时间一长,就跟那边负责配合我们布展的小姑娘混熟了。我们互相留了微信,以便及时沟通一些细节,她在微信上叫Daisy。

这个脸上还有一些婴儿肥的姑娘,大概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跟很多公家机构的从业人员常年摆着一张扑克牌脸不同,Daisy有种自然而然不让人觉得过度的热情,衣着风格上也有些超龄的简练,几乎都是黑白灰里打转颇有点设计感的单品。

布展总归会遇到货不对版,时间紧迫,配合外协公司又不给力的那点破事儿。那一天,因为拿到现场的成品有色差,又临近闭馆时间,我当场就发飚了。外协公司负责项目的两个人跟我解释说,不碍事,灯光强点都看不出来。可那色差已经到了我都容不下地步了,更不用说碰上我那龟毛成性的朋友了。

正好Daisy也在现场,外协公司那两个项目工人就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样,拉着她给评评理。我知道那两个人的花花肠子,通常这个点,她都会在各展厅里巡上一遍,催着布展的及时清场走人,不要拖延了闭馆下班的时间。

我已经预备好Daisy说也行的一套说辞,没想到她拿到手上仔细地看了一会儿说,你们还是重做吧,这色差也太大了。那两个人还犟嘴打强点灯光就没事了。她不知道怎么也飚了,没好气地回了一句,你们说的灯光强一点是可以,那直接把灯全关了是不是更看不出色差来呢?

这一下,那两个人彻底没话了。外协公司也常年围着美术馆做生意,估摸着也不好直接恼了她这个人,正在不知进退的时候,Daisy说话了,你们还不抓紧时间拿回去重新做好了再送过来,你们是想拖到几点让我下班啊。

那两个人也不好再争辩什么,只好灰溜溜地拿回去重做。看到那两个人出了门,我才跟Daisy拱了拱手,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谢谢女侠出手相助。她被逗笑了,却叹了一口气说,不换工作还真不知道,这到了哪儿都有一票“捣浆糊”的人等着跟你死缠烂打。

我听Daisy用了本地方言中形容办事不靠谱的字眼,便挟带着猜测地说,你是本地人吧!?她显然没有意识到线索在哪里,觉得纳闷反问我,我普通话有那么差么?我当然回复她没有,然后又将话题引回到感谢她出手相助这件事情上。

我说,耽误你下班特别不好意思,估计他们改好了再送过来,怎么着也得个把小时,要不这会儿我请你出去吃个晚饭吧,估计吃完了,他们差不多也过来了。Daisy说,别,你请我出去吃饭才不好意思。眼看着就要晚高峰了,来回堵在路上,怕是真是要误事了。

你仗义出手相助,我让你空心饿肚地耗在这儿,显得我特别不厚道,况且我也到了饭点,不如我手机上订份外卖,我一边掏手机一边问她,你有什么想吃的吗?Daisy看出来我是诚心的,也就不推辞了,爽快地点了附近一间广式餐厅的叉烧饭。

大概是离得太近了,都没有让送餐公司的人跑腿,店家伙计不一会儿就自个儿拎着打包盒进来了。送了伙计,掩了馆门,我们在休息区摊开餐盒边吃边聊起来。Daisy的筷子在切连刀的深井烧鹅上踌躇了一会儿,怎么也不得法,我只好调转筷子头出手相助。她说了声谢谢,忽然停下来盯着我说,不好意思,我有个问题想请教请教你。

我谦虚了一下,请她讲出来。Daisy说,我看了你的朋友圈,猜不出你是做什么的,又是写作,又是拍照,还四处跑采访,有时候还办沙龙活动,好像还是什么心理咨询师。我看你弄了网站,又弄了微信公众号,还混在豆瓣上,现在你又跑我们馆帮你朋友布展,你哪来的那么多时间,你不用上班吗?

嘿哎,自打我辞了职之后,这样的问题还真没有少碰到过。我就一一跟她解释我为什么辞了职,辞职后都干了些啥,本以为这样能堵上了她的好奇心,没想到她还有问题。她跟我说,那你也挺厉害的,你原来的工作那么忙,应酬还多,你居然还有时间学了这么多东西,我挺佩服你的,你能跟我说说你都怎么弄的?

Daisy一下子把我给问住了,我喝了口味精味儿挺重的老火靓汤,仔细回想没辞职那会儿是怎么折腾出现在的一堆事儿来的。琢磨了一会儿,我回了她一句,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你对什么感兴趣,你就会想方设法地挤时间去折腾。Daisy也停下来了,歪着个头琢磨了一会儿,然后跟我讲了她的困惑。

Daisy从小学画画,自个也喜欢。读大学那会儿,家里怕后面就业难,没让她读艺术专业。毕业后,她先去了外资公司做文员,原来的工作状态比较紧张,但内容比较单一,没什么挑战性,也看不到自己在行业里的发展前景。后来美术馆有事业编制可以考,父母强烈建议,她也就顺从了。到这里工作时间不长,她现在最大的不适应就是一下子多出不少的零碎时间,不知道如何打发。

我说,关键看你想做什么了。我觉得我不能拿混迹体制内的那一套教坏了好姑娘,就举了一个比较正能量点的例子。我说,我原来的工作会议特别多,常有召集人通知早了,领导来晚了之类的情况。那个时候,我准备考在职研究生,英语基础也差,常夹了个小小的单词本趁着那空档记一两个。要是搁在现在,也不用那么麻烦,有个手机应用全解决了。

Daisy点头称是,然后接着说,我就是觉得你这个时间管理方面做得特别好,好多都零碎的时间都没浪费了,我看馆里个别大姐没事就挂在网上闲聊或者买买买,也觉日子过得没味道。对了,你说你也玩摄影,你朋友在我们馆布展了,你什么时候也来办一场?

Daisy这一问,还真整了我一个大红脸。是啊,我也玩摄影,可我怎么就没有像样的作品能办场展览呢?她的问题引发了我的反思。这些年我虽然没敢轻易地浪费时间,学了许多东西,做了很多事情,但我一直有一个比较致命的问题就是兴趣太多,摊开的面也太大,结果是什么都折腾了,但却没有一个特别专精尖的,门门都是三脚猫的功夫,结果只能样样都是四不像的下场了。

我没敢将自己的底儿和想法全盘告诉她,我就顺着她的话自谦了一番,说很多时候能办展览得看作品有没有灵性,然后就叉开话题,说到整个艺术行业的匠气与灵气的问题,免不了又装逼地吹了一会儿,最后将话题的落点放在她感兴趣的画画上,问她现在是不是还在坚持画画,有没有什么特别好的作品。

Daisy说,原来还能趁着午休的时候画点东西,现在办公室面积超标几个人合并在一起,也没有那么大的空地让她折腾,就是下班回家画一会儿。家里杂事多,常常画到一半就给打断了。等到事情过了或者隔一段时间再回去捡,当时画画的心境却怎么也找不回来,结果现一堆懒得再去补的半成品。她感慨,要是上班那点零碎的时间都能用上就好了。

她这话倒是让我想起我那个办摄影展朋友,他早年也曾跟我发过同样的感慨。有一阵子,他特别喜欢拍比较有荒凉感的自然风光,可是为了生计还得天天上班点卯,也不能随便就请个长假。大概是技痒难耐吧,出不了远门的他,后来就开始在原工作单位周边扫街,最终他那一辑比较有市井烟火气、即将被强拆的老房子照片成了他在这一行里的起点,最后他辞了职成了职业摄影师。

我用了我朋友的故事,三语两句解释了如何在零碎时间面前将大任务分解可能完成的小目标。她听了之后,似乎很受用,兴奋地说,对啊,我可以画书签卡、铅彩之类的小东西啊,既不占地方,又不要大段时间,还能练练手。她吃完了主餐,喝了一口汤便尝出味精味儿,于是便放下来开始自顾自地收拾起来。

她头也不抬地跟我说,前几天,我就看到有人手机直播画画步骤,讲解技巧,每场红包最高的送画,我看那人积累的红包都快6位数了,真厉害。可是,她忽然迟疑了一下,然后很郑重地盯着我的脸问我,可是,你现在也从体制里出来了,那你会不会觉得我现在这么混着,时间是忽然多出来了,可也看着热钱挣不着,是不是也挺浪费的?

嘿哎,我心想这姑娘还真是厉害,我混迹体制这么多年悟出点“道道”,不让我全逼出来,她是不肯罢休了。我也合上餐盒,语重心长地跟她说,Daisy,这些忽然多出来,还有人付你薪水的时间,这才是最珍贵的呢!你只有现在把握好它,练就好自己的本事,经营好身边的圈子,将来才能有个天时地利人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