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万物有声:春分夜,我们读诗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万物有声:春分夜,我们读诗-1

文图 | 左叔
主办 | 太仓市图书馆
协办 | OBA&HomeBase

万物有声:春分夜,我们读诗-2

虽然我喜欢阅读,但诗歌一直离我很远。大约二十年前的样子,有机会在云南某报实习,与师友相处融洽,经常聚在一起小酌。曾经有一位老师在一次酒醉后感慨说,你现在的年纪正是写诗最好的年纪。事隔多年,我回头想想,好像还真是。少年情怀都是诗,而年纪越长,那份心境越淡了。

万物有声:春分夜,我们读诗

相较于意象丛生的诗歌,我更喜欢情节驱动的小说,味道浓淡相宜的散文,哪怕再不济就是一句一行的剧本,似乎也比诗歌读起来更具趣味性。我想,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因素是现实视野的考量,浸在生计奔波、柴米油盐里面,我们身不由己地世故起来,不自知地闭掉了对这个世界天马行空的幻想。

万物有声:春分夜,我们读诗-3

两周前接到春分读诗的邀约,准备一首德籍犹太诗人保罗·策兰一首短诗《春天来了,树木飞向他们的鸟》。那一首读起来断句困难的诗,诗歌里面的意象特别多,又不是特别的联缀,隔着母语翻译的艰涩,一度我也曾想过放弃。尤其是,诗中的两个“呵呵”我一直不知道如何表现。

万物有声:春分夜,我们读诗

春分即分”原本是一句玩笑话,未曾想还是开了一个玩笑,当天下午还是得穿上制服去旧东家为他人加油。其实前期准备也不充分的,孩子所在的班级放流感一周,基本上一天中极大部分的时间都被她占用了。余下的还要应付网站的日常维护、居家生活之中的种种琐碎,还有一些约稿和圈粉等“大事”要打理。

万物有声:春分夜,我们读诗

最终还是脱身了,但距离活动开始只剩下一个小时。担心在外就餐会误了时间,还是直接赶到活动现场。谢谢主办方提供的一餐温暖的饱饭,一帮年轻的面孔为着一件事情忙了半个月的时候,在活动现场对照每一个细节,担心嘉宾误了到场的时间。

万物有声:春分夜,我们读诗

还是准时开始了,每一个人带着自己准备好的作品登上那方小小的舞台。窗外的车水马龙宁静下来了,小酒吧里面的人来人往安静下来,背景音乐缓缓的铺陈开,每个人将自己的理解以平实的语言来表达,虽然这样的表达,也许不能算是最为精准的声音表情,但那份诚恳的心足已动人。

万物有声:春分夜,我们读诗

我也上台了,念了那首诗。结束时,我说,就像刚刚串讲人提及的那样,我也相信冥冥之中的定数,虽然过往我的生活距离诗歌较远,活得刻板,但我还是获得上苍的垂怜能够有机会得到一段闲暇的时光,做自己想做的,我也借这个温暖的春分夜,祝愿每一个人都能将平淡的生活活成一首诗。

万物有声:春分夜,我们读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