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去年你看过的花,今年又开给我看了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去年你看过的花,今年又开给我看了

文图 | 孙衍

有朋友说,南京是一座可以移步换景的城市。我深以为然。和那些不显山不露水的城市比起来,南京实在太奢侈太铺张了。偌大的山和泱泱的湖就镶嵌在城里头。随便你抬头往哪个方向看,山在那里,水也在那里。当你稍稍走动几步,山水并没有任何变化,但风景就是不似方才一样了。

南京人的福气除了山水,还有花。每至春日,繁盛的寥落的都一下子变得不甘寂寞起来,仿佛约好了一般,都挤在这短短的季节里争奇斗艳。

先是小区里的腊梅,抖落一冬的霜雪,从去岁熬到了今朝,初春的阳光一照,那透明如羽翼般的花瓣,好似要振翅欲飞了。这个时候,总有爱花的女子趁午间人稀时悄悄折了几枝,用一只印着兰花的小瓷瓶装了水,将腊梅插上,置于书房一角。磨墨抄经时,烧水烹茶时,总不忘瞥上一眼,悬挂了许久的凡心终是摇摇欲坠了。

紧接着是梅花,南京的梅花山虽不似苏州的香雪海有名,但每逢春节前后,方圆百十里的赏花人还是纷至沓来。梅花山上的梅花品种多姿态万千,花开极盛时也像极了一片雪海,任再多的人头攒动,也是掩埋在了花树底下。所谓的万丈红尘,怕就是这眼前景象了吧?!

花季最鼎盛的还属鸡鸣寺的樱花。这几年南京人像着了魔般地爱上了樱花,哪怕只是开出花骨朵,哪怕一场雨后成零落,也不能阻止看花人的脚步。他们呼朋唤友,争先恐后的样子,完全不再顾及旁边咫尺之外的佛门净地。

樱花的花期极短,盛花期竟只有短短一周的光景。许是这短暂的际遇才引起人们的关注,怕匆忙中不小心错失怠慢了这份美好。

樱花还没落尽,海棠就绽出了花千骨。海棠树枝干高,花也是远离尘嚣,大朵大朵的红花,毫无顾忌地朝上开着。路过的人总会多看上几眼,好看是好看,却总觉得艳俗了些。这些海棠树原是旧时富贵人家院里的,如今差不多成了行道树,也算是还其本色了。

蔷薇开的时候差不多是要春尽了。蔷薇之所以招人喜欢,大抵是因为她的娇羞和调皮。暮春时节姗姗来迟也就罢了,却又要在寻常人家的墙头探着,好似在等一个人经过,又一副欲与还休的样子,十足的少女心。“当户程蔷薇,枝叶太葳蕤。不摇香已乱,无风花自飞。”明明像极了玫瑰的蔷薇,却偏偏爱攀着矮墙荆篱,去装点别人的梦。

在南京的人时时约了一起看花,真正当成了一种仪式。离开南京的人就只好在屏幕后面,发出“你看过的花,也一起替我看了”的感念。

有些花开在季节里,一旦错失就要等待下一个来年;有些人一旦错过,似乎永远都不复相见了。花的盛败,无非是告诫人们要懂得珍惜,惜物的人才能惜缘,惜缘的人才会惜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