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老狼:北京的冬天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This Photo @ LeftFM.com

我去过两次北京,一次是初秋,一次是深秋,都不是冬天。北京于我来说过于空旷、庞大和纷杂。立在秋天的北京,早晚已有透衫的寒意。想起曾经看过某通迅品牌的电视形象广告,画面是北京某环线上的过街天桥,一对深情相拥的情侣,背景是纷杂的城市交通以及楼宇。听完画外音,“在千万人口的城市里找到彼此”,当身处的时候,才透过那种浅层的浪漫悟出这句话的当中的苍凉意味儿。

第一个落脚点是地铁长椿街站附近的祁连在北京临时住处,见到他家在做的民艺,足已以假乱真的乱针绣。这是节奏缓慢的北京,一切都慢吞吞的样子。在清晨,见识了附近牛街的早市,回民中学空荡荡的操场,视野里面没有上海那种很局促的建筑群,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厂矿区影子。

然后住到苹果园地铁站那边,是嘉嘉在北京落脚的地方,他一直在换工作,换住的地方,但每一次的环境都非常得局促,很现实的生活状态。看了之后,几乎是彻底不眠。凌晨三点,起来喝水,立在无知方向的阳台上,看到远远处一朵静泊在夜空当中的云。城市天色并非暗红,而是一种深遂广博的蓝。城市安静的眠在自己的脚下,仍然不觉得自己不在北京。次日,才得知那是首钢排出的烟尘。

见了一直走在路上的山下有风、一直在写字的阿B、一直在做电视的电影。都不是北京人,都漂在北京。我能够明白,当我在回到住处的地铁当中,嗑睡到几乎要跌倒在地的地步时,才明白我是不愿意把生命浪费在每天的疲于奔命当中的,并且我还要之付出五元的车票钱,太不甘了。

再次去北京住在兴宇在北京的临时住处,一号线北广方向的最后一站,已经忘掉站名,只记得出地铁的高架口能够遇到一间不大的面包店。他真得舍得下自己经营十年的基业,执意要去北京发展,但也正得如我所言并不是特别的顺利。对于一个已经过了三十的传媒人,以一种绝决的方式奔向北京,有一种很不谙世事的傻气和冲动。好在,他身上有坚持,我也相信会有好起来的一天。

00:00/00:00

来了,去了。这个城市充满了梦想和失落。与祁连已经失去了联络,也许在北京或者在加拿大,最后一次,他说,他想学摄影,他回去加拿大去,北京已经了无牵挂了。嘉嘉带着绵羊回了一次四川,也许会离开北京去四川做一些事情。电影、山下有风、兴宇都还在北京,各自有各自的坚持。电影的电影梦还没有实现。山下有风的灵魂还没有靠岸。兴宇也许还需要十年的重新积累。

郁冬在十三年前唯一的专辑《露天电影院》当中的《北京的冬天》被老狼再度翻唱。《露天电影院》当中有一句“如今的孩子已经不懂得从前”的感慨,而如今的我们也许也不懂得从前的自己。因为什么来到北京,因为什么而离开……

北京的冬天/北京的冬天

原作:郁冬
演唱:老狼
发行:广州音像
时间:2007.02

北京的冬天嘴唇变得干裂的时候
有人开始忧愁想念着过去的朋友
北风吹进来的那一天
侯鸟已经飞了很远
我们的爱变成无休止的期待
冰冷的早晨路上停留着寂寞的阳光
拥挤着的人们里面有让我伤心的姑娘
匆匆走过的时候不能发现你的面容
就在路上幻想我们的重逢
北京的冬天飘着北雪
这纷飞的季节让我无法拒绝
想你的冬天飘着白雪
丢失的从前让我无法拒绝
歌词提供再兴

飘雪的黑夜是寂寞的人的天堂
独自在街上躲避着节日的欢乐的地方
远方的城市里是否有个人和我一样
站在窗前幻想对方的世界
北京的冬天飘着白雪
纷飞的季节让我无法拒绝
想你的冬天飘着白雪
丢失的从前让我无法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