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那一脸的灿烂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右侧颈上的淋巴结莫名其妙地便肿了,拖了一周有了轻微的压痛感才跑去医院就诊。原以为是内科的病诊,自作聪明地挂了内科,后来发现不行,又转挂外科。站在医院人潮涌动的过道里面,百思不得其解。在护士的指点下,去门上贴了骇人的“肿瘤”字样的科室里面看诊,遇到讲话和气的瞿文荧医生。通常遇到脾气比较和善的医生多半是长者,因中医的背景,不过瞿医生不过三十出头的样子。耐心细致地讲解了淋巴的功能与肿大可能出现的病因,照常的诊断惯例,询问病情,指压确定肿块大小,然后开出血相常规化验单。

采血化验室如同早年的供销商场,人人手拿化验单和缴费发票,争先恐后排着队等着被扎针。有皮下脂肪较后,血管纤弱的,针在皮下游走数次未果,又换指端采血,未待结束已被扎得泪眼婆娑。让一位年纪较大,身体虚弱的长者插了队,排在身后的多半人态度和善,这与我在北方购火车票时让年长者插队的待遇截然不同。前后花了半个小时左右等出检验报告。除了嗜酸细胞值略微高一些,血红蛋白浓度偏低了点,并没有什么大的状况。

瞿医生看报告单,又问了问做什么工作,最近有没有发热的状况等等,说从嗜酸细胞超标可以看出来身体有轻微的炎症,但淋巴结肿大已经超过1.5cm,状况又不太像轻微的炎症应的,但每个人的身体机能反映会不太一样。建议先做一下消炎,如果还不消退的话,下周一复诊,再做淋巴刺穿,采淋巴液化验,弄清楚状况。然后在病历卡上细细写了一些病程状况以及药方。开了一些头胞类的消炎输液药剂,又开了一些克拉霉素药丸叮嘱不可同时使用。

从门诊楼取完药出来已经接近十点,想想还是应该去输液室输液,手上还有一堆工作积压着,若是久拖也未必是一件好事。可能过了高峰期,输液室里面病患不多。与我同区的是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姑娘,由妈妈陪着输点滴,不哭不闹,超龄的勇敢。她有云贵川一带轮廓,牙齿稀疏,头发微黄,眼皮单薄。一直在说话,微笑,唱歌。她由感冒转成肺炎,妈妈一直担心会落下病根不能完全根治,可少年不识愁,一脸的灿烂。

单纯或者无知如婴孩,不想明白,不计得失,不图掌控,或许可以远离愁苦的倾袭,获得一脸的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