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泉州:飘在蔚蓝海洋边的刺桐红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泉州是我出生的地方,但幼年时期便随母亲工作变换回到漳州的我对泉州的记忆几乎留在了70年代的模糊记忆,长大以后,母亲当年的姐妹淘时不时会有电话联络,让我知道了在泉州我还有个干妈,懂事后的记忆里,是应该在90年代的事情了,母亲经过许多年,终于有了一次的机缘想去看看老姐妹,于是那次的经历便给了我关于泉州最早的记忆,石头的房子,带着黄色斗笠的惠安女,还有房前屋后的剑麻以及屋顶上华丽的燕尾脊和沿路看见的红色砖墙;

泉州:飘在蔚蓝海洋边的刺桐红

​时光很快的又过去了许多年,工作以后的我其实一直很挂念那次认识的小玩伴,也记得干妈家的小院落,母亲回来后的许多年,也时常会提起当年她跟好友工作时遇到的许多趣事,对于泉州的好奇与日俱增;

泉州:飘在蔚蓝海洋边的刺桐红

后来,从故乡龙海月港开始的拍摄,让我了解到原来泉州和漳州的渊源远不止我所知道的部分,从古时候这里民间便已经有了密切的往来,所以,漳泉两地的文化交融随着人们的往来而密切,一直到现今;

泉州:飘在蔚蓝海洋边的刺桐红

而也是许多年后,我也从网络上认识了许多泉州的朋友,在他们的热情邀请下,终于有了后来的造访,​而那次去泉州的机缘是泉州交通广播“一听就GO”节目的采访邀请,节目在晚间,我早早就到了,趁节目前的一点点时间,独自上街去闲逛,那么多年了,泉州的变化十分惊人;

泉州:飘在蔚蓝海洋边的刺桐红

但依旧可以看见许多旧时的影子,特别是在那些青石板铺就的小巷里,除了地板还有好多熟悉的石头房子,红砖厝,甚是亲切;

泉州:飘在蔚蓝海洋边的刺桐红

巷子里的安静,让我可以慢慢回想当年的样子,其实,真没什么区别,还是我儿时记忆里的那番模样;

泉州:飘在蔚蓝海洋边的刺桐红

走着走着,一阵绵绵细雨悄声无息飘落下来,青石板更加闪亮,那是多少往来的脚步留下的痕迹,想想真的很是感恩在许多年后还能找到这种寻找到记忆里的亲切;

泉州:飘在蔚蓝海洋边的刺桐红

​后来,因为工作的忙碌也再没去过泉州,但其实对那里的想念与日俱增,特别是那片红砖厝,就几乎是我童年全部的记忆,其实红砖厝在闽南许多地方都有,只是像泉州这么放眼看去一片火红的却不多见;

泉州:飘在蔚蓝海洋边的刺桐红

​做完直播后我就留在泉州,第二天继续逛逛泉州城,这里是传说中的光明之城和东方佛国,有许多关于海上丝绸之路的神奇曾经在这里上演,当然还想去寻找童年记忆里关于这个城的片段;

泉州:飘在蔚蓝海洋边的刺桐红

​那次的闲逛,还遇上了在西街人巷子里的小小咖啡馆,那种一个转角变不同世界的安静很是有趣,尽管跟漳州的不太一样,但若是没有需求也不会有这些小小咖啡馆存在的空间,因此,闽南人的那种闲适让漳州和泉州隔空走到一起来,泉州也是跟漳州一样爱浪费时间的城市。

泉州:飘在蔚蓝海洋边的刺桐红

​走在泉州街头,亲切和自在油然而生,因为这里跟漳州区别不大,不紧不慢的行人,满街的小吃,骑楼,还有咖啡馆,咖啡馆里人也不会多,我想大概跟漳州类似,人们并不爱挤,也不需要挤,因为选择很多,吃的若是人多可以换旁边一家,咖啡若是没位置了,也可以到对面一家,资源的丰富之下就是这么任性和自在;

泉州:飘在蔚蓝海洋边的刺桐红

泉州西街闲逛,小巷里的咖啡馆很是吸引我,因为在漳州的时候闲暇了我也会去咖啡馆里喝咖啡聊天,似乎泉州也有很多人喜欢这样的消遣方式,那日去的时候,遇上了个留客天,雨时阴时晴的,幸好有骑楼,也就不会那么猝不及防,但还不如找家咖啡馆落座等雨停;

泉州:飘在蔚蓝海洋边的刺桐红

​我去的咖啡馆里,似乎老板有意营造一个有记忆的场景,进门的小径是用儿时跳格子的红砖铺成,里面的装饰几乎就是孩提时候家的样子,一切好像是暑假爸爸妈妈上班去以后的故事场景,到处都是玩具,安静的院子里除了雨好像就剩呆呆看着雨滴落下的自己了...

红泉州:飘在蔚蓝海洋边的刺桐

​我之前说过闽南人对于文化的固执坚持很让人钦佩,就是在泉州的街巷里,你也很容易能感受到,街巷里浓浓的闽南味,还有很多传统气息的物件,走得急了你也许看不见,但若是能慢慢品味,细微处的遗存你还是能看得到的,也许就在某座老屋的墙角,也许就是斑驳的红砖厝边,也许就在某个街角,而其实你在泉州能看见的不仅仅是中国传统的痕迹,更多时候那些来自异国的古老元素更容易发现;

泉州:飘在蔚蓝海洋边的刺桐红

在泉州这片天空下,曾经是许多民族和谐共处,甚至在宗教上也是相互融合的,在这里似乎一切都很自然地混搭在一起,你可以在佛教的寺庙里看见道教的神灵,也可以在道教的庙宇边看见清真寺庙,似乎这里的人们并不在乎他们来自哪里,而只要是美好的,他们都能喜欢并传承下来,这兴许是因为泉州有海一般的胸怀吧,大概也是因为如此,当年海上丝绸之路的时代里才能跟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融洽地生活在一起,也或许正是因为有了那时候来自各国的文化融入当地,才形成了这独特的风景线,谁知道呢?

​但不管如何,我的确爱这火红的城,那里的红砖厝,红得就像那时候福船上的鲜亮红色,引领着闽南人沿着海风的方向,在同一片天空下出发,朝着世界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