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沟通不良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职场上,我一直都有一点点沟通不良的问题,容易被人误会为不好合作或者故作清高。其实也怨不得他们,如果一个人用同一种态度去对待清洁阿姨和顶头上司,纵使态度是一样的亲善,但后果还是可想而知。况且,我一直不太容易与人打成一片,也不太习惯小圈子里面窃窃私语的气氛,所以常常被一些是非孤立起来。早些年,会有坐看风云的闲情,这几年却没有办法泰然处之了,因为尴尬的地位太容易被卷在其中,不属于任何阵营,跟谁都走得都不近,这样的状态虽然不至于成为斗争的牺牲品,但却太容易被流弹击中,死得不明不白。

快十年的职场滚打,虽然越发地觉出自己的“第六感”神奇之处,但在消息层面上还是那个最迟钝的人,往往是最后一个知道所谓“内幕消息”的。有时候,只是只言片语便可以隐隐地觉出一些不对的味道,但仍然愿意用以往的“装傻”的办法去处理,有吃亏的地方也只是乐乐呵呵地去做事情,仿佛没了心眼一般。这样的办法早几年还能被人理解,让一些人卸了防备,自己也从这种状态中获利不菲,但现在却觉得有一点点行不通了,也许已经不在是天真的年纪,也许别人也洞穿了本质。总之有很多需要调整的必要了。

虽然我自认不是那么太容易成为朋友的人,即便是亲情关系,我也通常以疏离的状态来处理,这也许跟我的成长环境有关,彼此会很关切,很爱,但却不是那么流于形式或者表面化的那种表达方式。我与旧时的同学几乎都没有什么联系,虽然当年很要好,可是一旦分开久了,我就会害怕那种再述前缘时的场面,有一种莫的尴尬在里面,特别是在电话当中努力在已经断开的环境当中寻找可以沟通的话题,我有时候没有办法做到这件事情,我很害怕接到旧时好友的电话,仿佛要参加一场考背书能力的测验一般。一些被我忘记掉的人,我也不会在任何一个时候想起,我一直是一个很过去那些不愿意去碰的东西断得很干净的人。

在一个团体里面,我觉得我融入的层次是浅的,虽然在工作当中也会有一些比较好的气氛,与我长时间接触的人,也会觉得这是一个认真在做事情,态度很负责任,待人友善不会做梗的人,但除却工作接触外,我的融入很少会到私人生活领域,不会一起约着去运动或者去做一些工作以外的事情。这也许就应证了那句“跟长官一起做一件好事没什么了不起,只有跟长官一起做一件坏事才能成为‘自己人’”的论调。

三点水说我最近有暴力化和庸俗化的倾向,笔墨言辞里面有更多倾向现实面的话题,从吃穿用度到职场应对,有太多的鸡毛蒜皮,满腹牢骚,快要彻底变成一个歇斯底里的中年男人。真得很抱歉,立在三十岁的关口,我也想阻止庸俗化的倾向,可是现实就是这样把人一步一步”逼上梁山“的。有些问题,你不得不面对,到了这个年纪,逃避已经不是一件应该是会发生的事情,如何懂得承当并且保护好自己的已经越发得显得重要起来。

其实很多人都有办法看清自己的的样子,也能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但却仍然没有办法去解决它,忽然想起多年前在文艺概论当中读到的那一句“性格即是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