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那年高考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我只是觉得如今对于高考的关注度真得有点过了。早几天的晨早新闻里面便有陆陆续续的报道,如何解压,如何降噪,如何面试香港高校,诸如此类的新闻几乎每天都能上线。今年单位里面也有同事家的孩子要高考,所以耳朵底这方面的话题也是此起彼伏,近到如何吃才能营养,远到将来会不会有就业压力,能讲到的都讲到了。就在这样高度关注当中,我们这些置身事外的人便麻木掉了。今天一早出门去上班,沿路的学校门口突然多出了一些面色神情凝重的学生家长,这才突然想起来,今天是高考。

我高考的时候还是“黑色七月”,不像这“微凉的六月”满世界都是令人清爽的风。1996年的7月7日上午,那个暑热蒸腾的黄梅天,我骑单车从东至西穿城而过,去我就读的小学参加高考。我已经不记得我的准考证号码,但我仍然记得,我是坐在我小学四年级下学期所在的那间教室里面参加考试的,坐下来之后,觉得过去很大的桌椅变得好小,整个人趴在上面,感觉不是那么的舒服。给我监考的人也很是奇怪,第一天监考的是我小学的语文老师,也是我们当时的班主任。第二天给我监考的是初中的化学老师。虽然我不是好学生,长得也是扔到街上找不出的脸,但他们还是认出我来,主动跟我打招呼。其实是两句闲话。他说,来考试啦?我答,是的,来考试。然后就响铃了,考试开始了。

我一直都不是好学生,天资一般,加上整个人懒懒的,所以我对考什么样的学校并没有太多的期望,我的父母一直都是粗放式经营的家长,读了初中之后就很少过问我的学习成绩以及学校表现,所以我的中学生活一直都是很幸福。男生一般是晚熟的,十七八岁的我其实还是跟小孩子差不多的状况,沉溺港台电视剧,晚自习回来眼巴巴地等着看《一代皇后大玉儿》,高考那几晚也没有放过。也许是这种心态让我觉得没有什么压力。

第一场语文结束后出来,我隐隐地觉得我自己“有戏”了。因为那一年的作文破天荒的要写应用文,说明那几幅漫画的内容,多半人在慌神中没有审清题目,我留意到了,出考场的时候遇到几个低头叹气的“高分”同学,心里面还是蛮得意的。回家饱餐战场,下午再战数学。其实中学阶段,除了化学好一些外(对有机化学分子式图形特别感兴趣的原因吧),数理部分一直很糟糕。我的数学在历次模拟考当中几乎鲜少有几次及格的。可是那天下午,不知道为什么,做题目一直很顺,没有出现困在那一道题上的状况,除了最后一条大题目有一点点小放弃外,整张试卷我做完后加上认真检查一遍,刚好听到打铃交卷。

第一天考完之后,我整个人很放松,心态也是巨好无比。我从考场出来,看见我爸站在马路对面等我,给我买了半只西瓜。因为太开心也因为太渴了,结果,我就坐在马路牙子上把半只西瓜啃完,才尾在他的单车后面一起回家。一个多月后放榜,爸爸一个人去学校看分数,然后很晚才回来,在黑黑的巷子里面敲自家的门,开了门就对我妈笑,像吃多了老酒一般。后来,很多认识我的老师和同学,都说我的运气特别的好,虽然平时的成绩一般,但考场发挥得特别好。我也很庆幸,但直到我大学毕业,我才在一次跟爸爸的对话中知道,其实高考三天时间,他每天都骑着单车跟在我身后一起出门,并且与我保持一段不让我发现他的距离。

我问他,为什么?
他说,万一你车在路上坏了,万一你把别人碰着了,万一有一个突发状况,我在你身后,我好帮你,不耽误你考试。
那你干吗陪不着我一起去呢?
不是怕给你压力,怕你紧张嘛~~

说真的,这才是我最大的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