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共事三年的一位同事为了夫妻能够团聚,终于调动成功。下午三点多的光景,我们一班玩得比较好的便在楼下送她。一连多日的阴雨四散开去,一天暖暖的春光。比起高耸的写字楼来,公家单位虽然效率不高,但却在看似折腾的细节里面纠缠了些许人情味儿。大家七手八脚地帮她把东西搬上车子,盆盆罐罐,塞满了面包车的半截车厢,一一道别,大家都嘱咐很多话,努力地开一些玩笑来化解现场的气氛,但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番自己能够体会的心境。她老公带了一辆车子从扬州赶过来接她,垂手站在车旁边,仿佛是一个外人的模样。

都是异乡人,都是从整个机构的最低层开始做起,三五年的集体生活,征战过大大小小的食肆,骑单车长途跋涉去看一些莫名的风景,一起被领导在会议上点名批评,一起与不顺眼的事情同仇敌恺,然后突然就跑去嫁人了,突然就要走了。昨天的欢笑声仿佛还在耳畔,而今天的分别却已经立在鼻尖,只是觉得一阵的恍神,仿佛是自家的姐妹远远地嫁了一般,感慨多出许多。调动的时候,我们都帮着出主意,觉得两个人天各一方总归不是一件事情,还是期盼着他们能够近一些再近一些,但一旦事情成行了,却又觉得又是一种两难的憾事。这种心态或许为人父母者会有更多的体会,希望儿女都有好的归宿,但又担心儿女走得太远。

KTV里面的一恍神,有人唱着歌便落下泪来,就像大学南草坪上的烛光里面的眼泪一样,同样的纯净且清澈,温暖且质朴。虽然我们已经更加明了自己将要走的道路,遇到的人,经历的人生,我们已经不再惶恐,但仍然会忍不住伤心,感慨过去的时光已经不在,又有很多的东西不能重来。

有谁对谁有好感,有谁与谁有误会,有谁与谁有争执,有谁与谁有不便与人说的小事情,这些东西如今看来已经不再重要。人生当中有无数个离别,只要记得其中的一次,以及这一次当中的感触,便不虚之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