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风褛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陈奕迅的《富士山下》的时候,便希望终有一日,身处他乡,大雪纷飞,将前程往事以及人情冷暖弃之脑后,不必有人长伴,身边尚有一件磨出“襟花”的风褛足已。只可惜现实当中,身材五短,长衫不及,此类的服装通常仅能看看,不能买,纵使买回家,多半也是衣橱里面的摆设,磨出“襟花”几无可能。

今日同事“水瓶女”生日,三五同事于东北餐馆“老据点”欢聚畅饮。归途中路过一间小铺子,偶遇传言当中的风褛沉默无声地挂在衣架上,不知怎地就有一种摄人魂魄的力量,那首歌曲当中所呈现出来的画面,似夹着雪花扑面而来,结果沉不住气,在莫名的情绪下买下一件,待稍微清醒时,便开始觉出冲动的意味儿来。

风褛总归是一种象征温情的衣衫,多半穿在有男子气概的人身上,疾风劲雨的时候,脱下来给身边的女子披上。这便如同西湖三月天里那场疾雨,那把许仙借出来的十八骨的雨伞,能否遮风挡雨已不重要,只是一来二去,成了线索,成了借口,成了由头。故事的情节才好由此往下写,慢慢来有后来。故事怎样的发展已与风褛无关,除非某一日残局难尽,立在春寒料峭的富士山下,看在拦路雨中饮泣的你,心中仍生出些许不忍,脱这件旧衣衫与你,互道珍重,纵使你我不再与共,亦能留作纪念,旧爱如棉,亦如这风褛,余温尚存。

只是我这件尚未磨出襟花的新风褛断然是被置在衣橱积尘落灰,没有这样的机会。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