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生于70年代:长假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This Photo @ LeftFM.com

今天是五月八号,长假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七天长假对于你我这样终年劳顿的人来说,可能显得过于短暂了一些。不过好在我们还有今天的节目让我们回顾一下七天的快乐时光。

■关键词:旅行

第一个工作日和同事朋友见面的第一句话,可能都是:你去哪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句话变得如此流行。假期一开始你会看见形形色色的背包族,出没在机场车站。他们有的装备精良,有的神情隐忍,但他们想要到处走走的愿望全都强烈地写在脸上。比起上个十年出生的人来说,我们可能完成的旅行范围似乎更为广阔一些,网络资讯、装备用具、LP手册层出不穷,让我们的旅行目的地突破了传统的风景名胜,而旅行变成了一种自我挑战,一种与寻常生活背道而驰的离心力。但这样的旅行真的是我们最想要的么?

旅行的意义大概不在乎风景,而在乎看风景时的心情。其实,即便是我们身处的这个城市,只要我们放慢脚步,也会留心到许多细节之美,比如,这个春夏之际,寻常胡同里院墙外,藤蔓重生的绿色植物,窗台上的花朵,屋顶上慵懒的享受温暖阳光的猫儿;这些喧腾着生活气息的场景,不也是一道风景么。既便长假结束了,我们也是可以偶尔改变一下我们惯常的作息,或许你会看到这个城市的另外一面,体会另外一种心情。旅行的意义不过如此。

■关键词:回家

和这个城市大多数同龄人一样,你我都是因为梦想,因为生活才在这个城市的这个屋檐和那个屋檐之间辗转。这里不是我们的故乡,没有我们的麦田、牛羊以及成长。身后的城市再绚烂现再繁华,在每一个思乡的夜里,都会沦落为一个来来往往的站台,我们都是盲目的过客,没有稳定的归属感,不知道下一个落脚的地方在哪里,于是每一个长假,我们都会印证了“每逢佳节倍思亲”的老句子,特别的想念,想念我们的故乡,想念我们的亲人,想念我们的成长,想念历历往事。归家的路途再远,我们都不会觉得漫长。那沿着运河堤岸如卷轴画一般展开的风景,那么熟悉;大漠红柳篱笆外犬吠声,那么亲切;云贵高原映山红掩映的村落里升起的袅袅炊烟,满是故乡的味道。或许你还有一些近乡情切的困扰,单身的你或许灵魂靠岸与现实婚姻不是等号,颇费周折的解释,疑惑焦急的目光,你只能一味地报以微笑。或许你太看中衣锦还乡这四个字,但乡亲们视你为开过大眼界的那一族,他们诚挚的问候和微笑,让你那微薄的虚荣得以满足;无论怎样,你都是属于这片土地的,既便你的每个困扰,都带着这片泥土的味道。

■关键词:阅读

你有多久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阅读?这个城市的快节奏让你沦陷在声光电的短暂愉悦里,或许,隔夜醒来,你已经记不得那么面孔,那些声音,以及他们反复歌唱着的生活。七十年代的人都享受过由纸质阅读所带来的快感,当网络时代汹涌而来的时候,有多少人能够坚守,并享受阅读的快乐。这个长假,你或许可以跟庆生和纪善一起去西藏的墨脱,窥见每个人内心深处那块阴暗的角落,以及生活的意义所带给我们的一丝光亮。你或许也可以在林徽因的传记的字里行间里阅读到“滚滚红尘、耳语传说”这八个字的况味和苍凉。你或许也可以翻出大学时代的课本,看到页眉上她留给你的话,夹在书本里的一枚已经枯败掉的叶子,以及那些密密麻麻因为考研需要记下来的词条,虽然他们已经远离你现在的生活,但他们曾经那么鲜活地存在过,因为你的阅读,而生机勃勃。

■关键词:逛街购物

生于七十年代的人多半经历过物质匮乏年代的末期,对于物质的喜爱可能更甚于上个十年或是下个十年,比起上个十年,我们不懂节约;比起下个十年,我们贪得无厌。物质所带来的温暖,在这个钢筋水泥的丛林当中,更甚于淡漠的人情世故,我们每天辛苦劳作,朝九晚五,忍受拥堵的交通、香味沉重的速溶咖啡、旷日持久的失眠,换取谋生度日的必需品。于是每个长假,我们会因为纷繁的打折消息和促销广告而丧失理智,疯狂采购远离我们生活的奢侈品。香水不过是一小瓶液体,我们只是贪图物质的味道;皮包只不过一个背囊,我们只是爱那块闪闪发亮金属的小牌;可是除却这一切,除却这些盲目的虚荣,我们还是我们自己。

这就是我们的五一长假,生于七零年代的我们,或许还有很多的关键词没有被总结到,他陷匿在我们每个人不可复制的真实生活当中,我们无从总结,无从回望。

文案/左边[LeftFM.com]

引用
生于70年代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FM97.4/周一/23:00/谷悦

左边:我刚刚开始接手写这个节目的文案,每个周一的30分钟节目。其实文字量并不大。而且并不需要自己去搭配音乐。周四交稿。这一期已经播出了。以后凡是写了的话都会贴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