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余温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约了一个报社的朋友去龠山桥边上的“不见不散”吃饭。很简单的餐点。清炒梭子蟹、椒盐虾姑、小黄鱼汤、卢蒿炒豆干,主食是小馄饨。菜式是江南一贯的精致与清爽。极少用酱。所以颜色清淡。餐具都会用稍大一号的。在朴拙的感觉又多了一份寡淡的感觉。小馄饨也不是随便做做便拿出来的东西。紫菜。开洋以及虾仔都历历在目。味道也是清淡的。人气虽然没有味道重的火锅店的来得旺盛。但在饭点的时候。定个位置的确是一个不太容易的事情。坐在门口的位置上。宾客来来去去。不胜其寒。

小城的确小到极致。聊到的人几乎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一旦有了误解。便没有任何辩解的机会。也便放弃了辩解的念头。许久没有放下心防讲一些生活里面的困顿。自己如何陷在左右为难的状态里面。如何被人误解。并且找到那种释然心态的途径。人真是一个容易自己折腾并且又容易让自己彻底顿悟的动物。那种自得其乐的圆满状态或许也会令云端上帝发笑。

午间的时候。被人归类到“麻烦且会说教”的行列里面一点也不意外。因为的确做了很多“说教”的事情。因为除了这些实在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做的了。眼睁睁地看朋友陷在困顿里面浑然不知。不懂得圆融与变通。不懂得曲线救国。不懂得终极目标。有时候真得会到急不择言的地步。有时候想想也是。如果不那么看重这些东西。也不必如此遭人唾弃。

许久没有出来转转了。小城冬夜寒意凝重。沿路随便走了走。路过濒临打烊的夜市。买了一只微温的烘山芋。握在手里。感觉稀薄的暖意。也觉得人生的旷淡出来。人际之暖亦如手中的余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