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天光云影,自在我心

文图 / 左叔

有一年阅读节前,去慢书房的一间别院去做前期录制工作,终于见到了“鹿茸”常常发在朋友圈里面的那口小缸。四月春深,小院草木森森。那缸,就置在院心。缸内植了株刚苏醒过来尚显疏离的睡莲。有几尾长鳍的金在水中游过。那水,果真是清澈澄明的,天光云影,都倒映在水面上,似有“天地之大,尽收眼底”的惮意。

原本以为,年轻的时候人容易被新鲜的事物吸引,追着潮流跑,心浮气躁。可是,略有一些年纪之后,才发现过往诸事浮沉在心底里,外部一有风吹草动,心湖便有渣滓泛起,真正想要静下来,不为所动,也是极难的。不过,有些年纪之后,也渐渐地摸到了一些方法策略,也清醒地认识到了人这辈子,就是在“物”上消磨的一辈子。只要耐得下性子,做好手头事,待好眼前人,终会等到尘埃落定的时分。

如水经年的日子,鲜少有什么趣事,遇到迟滞的状态,也鲜少会去记录了。就像这一年的春夏,热了几天刚刚收纳好换季的衣物,天气又凉了回去,又再悉数地搬回来。来来回回间,便觉得这日子过得不是那么爽快,总有一股子混沌之气。阳台最近集聚了原本在后院的一些花草,若是到了三伏天估计还要悉数搬下去。开花不多,许多也已经开过了一潮,修剪掉耗费“心神”的果之后,又来了一波。人亦一样,有时候固守眼前这些已得的,顾着那已经结好的籽,反而失掉了努力过活的状态。

这些花草里,观叶的为大宗,龟背与竹竽类尤为居多。有一两年,在这两类植物上有些“失心疯”,终于在积累了诸多失手案例之后慢慢摸清了它的脾气。可是一旦摸清之后,人就失掉了兴趣,过后再也没有添置过此类的什么,不过也是积攒下来一堆要伺候的。今年的兴趣点在“水生物”上,先是入手了一个极mini的循环缸,养了几尾白云金丝,尔后又添了樱花虾,接着又是苹果螺,又是水草、又是浮萍……这跟“开局一辆自行车”极为相似,人会沿着自己的欲望不断地占据,直至将自己淹没。

最近大概率也是玩乏了,估摸着会在青鳉缸里“金盆洗手”了。昨天,试着将订外卖鲍汁捞饭的瓦罐洗净,在清水里泡了几个小时,尽可能让它排出缝隙里残留的杂质,以细陶粒般的水草泥作为底砂,放了一些深色的鹅卵石,又将做水草缸剩下来的莫斯草、浮萍铺了一些在里,最后又放了一根龙根菖蒲。水质稳定了之后,放了两条青鳉的幼苗进去,安然无事地度过了几晚。忽然觉得这件事情,我有了“通关”感,顿时觉得兴味少掉很多。感觉只要水养好了,余下的就不太会有闪失,就像花草浇水的问题解决到位,基本上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一样。

生活若细论起来,都是些琐碎的事情,你若是从中找意义,可能会迷失。人找点乐子,各有各的办法。浮云过眼,静在心里,说到还是要靠物的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