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自欺的不惑之年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跟石头FM聊起,决意这份工再做三年,换一份平庸一点、挣得少点、不如此辛苦的工作,提前进入半退休的状态,将更多的时间交给自己的爱好,用这些许年的积累做一些足以保本的投资。开间小店或者怎样,总之不必想现如今这样朝五晚九地两头烧。最近常常会思考活着的意义和现实的压力,不是想做“圈养动物”,于己而言早已经丧失掉生存的能力,充其量只是只橡皮鸭子。石头FM说扑通也常有四十岁之前退休的打算。问及鲁斌是否需要民宿的风投,答复要等老了之后。问及具体几时。定了一个大限,总归要四十岁前。觉得意外,走在奔四道路他也没有几年可以折腾了。

相信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压力,大家几乎都在做一行怨一行。即便是自己出来做事业,通常也有不如意的地方。玉洁从原先的广告公司出来自立山头,原本常常抱怨每周不能双休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常常处在忙时无吃无喝,闲时心急火撩的状态。一边是每日开工,身体精力吃不消,一边是担心公司周转不济,无人上门。如此看来,想必这人世间大概是没有什么可以做至尽如人意的。她亦坦言,做至四十即收档享福,这样日夜操劳必定短寿。人人都寄希望于不惑之年,仿佛完美生活由此发端,不必再经历种种不堪了。

庆幸的事情是在年轻一点的时候,过了几年“花最少的精力取得生活所需,给予最大的热情投入兴趣爱好”的日子,虽然此后在行政职务上面越来越高,自我私人空间越来越小,但那几年的日子过得还是愉悦且值得回忆的。那十年前后的时间,积累下当下的才情和念想,集成了一本小册子一样的东西,现在看来多少对得起那段岁月,至少不曾留白。去年至今年,越来越少的时间留给自己反思生活,越来越多的闲暇被工作占据。没了思考,人常常依着惯性活着,事情来了,头也不头地冲过去处理,这个还没有收尾,那件又跳出来,再扑上去,周而往复,好似机器。

寄希望于不惑之年,可以凭着已有积累,放慢一点生活节奏,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但相信所有的人不会年少时的勇气,单纯只做兴趣,完全可以不问面包。相必每个人内心都清楚明了,那些闲云野鹤的念头通常也只是空想。四十岁,精力不济早已是铁定的事实,而手中的筹码未必比当下多,一旦跌倒,东山再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如已成家,必定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夹心生活,倘若单身,保障体系不健全的社会里棺材本总归还是要留下一点的。说到四十岁可以从容一点,多半是画给自己看一看的大饼而已,当时困顿生活当中的一时慰籍罢了。

人总是如此的自欺,希望籍此不被生活的不堪击破。理想的生活状态,每天用四个小时完成工作,取得生活所需,剩下的时间可以交给跑步健身,跟岁月折腾;可以交给胡乱涂抹,不顾是否有人在意;偶尔可以跑到喜欢的城市漫游,不必长途跋涉看风景,在日月如梭的轮回里面体味到一点什么,感悟到一点什么。于己而言,比起物质的积累,更为看重是否能够体察到怎样的心灵触动,与他人不一致的部分。为了这一刻的到来,此刻必定要会出心力,将来有无可能实现,是其次的关键,当下有无积累才是首要解决的问题,可是总是在隐隐地担心,以典型天枰座的惰性,似乎永远也等不来万事俱备的不惑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