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站在青春的尾巴上左右为难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他打电话过来。问我想有什么什么感想。我说没有。他又追问。那你还走不走了。我坚定地说。走。只不过是时间迟早的事情。他似乎没有想到我有如此坚决的口气。略微迟疑了一下子接着说。他也无意留我。允了我明年。末了。他留下一句话。历史证明。你一定会后悔的。

他一直怀疑我谋生的能力。其实我亦怀疑。前几天。他在电话里面狠狠地骂了我一顿。以为会对我有什么触动。然而没有任何改变。就那样倔着。这些年。那些事。实在是有些厌倦。很多人知道我的决定。都会觉得我不可理喻。可是他们都没有处在我的位置上。那些更为切身的感受。想必他们应该没有体会的。既然如你们所言。世间皆困苦。既然都是糠箩。也就不存在从米箩里面跳到糠箩里面的事情。

他那一日问我凭什么。我真得答不出来。我不是一个读书聪明的孩子。没有搬出来直接砸死人事主管的学位。现在的行业背景想转行。除非还是政府机构。否则应该是会处处碰壁的。或许这也是我这些年来。一直迟迟疑疑地举棋不定的。

一直以来我都认真地去做一个听话的好孩子。不让别人操心。做最多的工作。不多说话。每年的人力资源方面的考评均是优秀。会有提前晋升的机会。可我并不想要。新晋升的一年之内不能离职。天知道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不可以”。

来预知一下未来的困难。没有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住房公积金以及若干灰色。黑色。五颜六色的收入。节衣缩食。过艰苦的日子。到处奔波。在陌生的城市里一个人搬家。或许也会失业。没有钱买书和唱片。然后举债度日。朋友敬而远之。大概也就是这样子吧。

二十七岁。我站在青春尾巴上面。左右为难。我想推倒一些东西。重新开始。那些逝去的岁月和付出。我不想成为自己的一种累积。它们让我有一种隋性。我是一个害怕麻木的人。在某种程度上亦拒绝苍老。我想回避一些问题。比如婚姻或者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