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人生中充满了各种破事,但说的最多的就是没事

文 / 左叔

可能是我有“时间焦虑”的问题,人生中最令我恼火的事情是“空耗”。

比如团队协作想做一件明明从A就可以求证到B的事情,但是出于层级管理的要求,出于成绩均摊的目的,偏偏在A与之间要安插上一二三五六七等等诸多不必要的流程。摊上这样的事情,我就特别的“易燃易爆”,偏偏这样的事情,我在这二十几年里几乎都会遇到。

同样也是因为时间焦虑的关系,除了“空耗”之间,做了很多努力依然不见底的事情,或者只是为了做而做,结果指向特别虚无的事情,也极容易让我有“迷失感”。今天把东西搬到A地,明天再把东西搬到B处,过了一周又将B处的东西搬回到A地。目的是不要让人闲着,因为闲来易生是非。

从管理来看,确实是时间紧、任务重、每个人都在忙的情况下,人际之间的摩擦会少一些。但是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我会一边做一边反问自己,整个人陷入在一个特别分裂的状态中。我无法将一个没有实际效用,没有效果转化的事情,作为一个必须要完成的任务。即便是我能做好它,但我没有自我实现的收获感。

类似的破事还有很多,那些虚的、空的、假的、大的,列一列基本上都是破事。这几年,还有依赖手机网络还有一系列新形式的“假大虚空”,打着创新的名义,不断地花样翻新,挤占了工作时数之外的大把时间,虽然我必须得承认其中有一些确有效果,但绝大部分还是依旧是令我觉得难捱的“空耗”。所有的努力,最后只是一个微不足的数字,一行三言两句就概括掉的事情,不能想深了,想深了就特别容易陷入虚无。

当然,我也有自己的问题。一件事情,此前没有做过的,略带些挑战性的,可能刚开始会有一些兴趣劲头,接手之后效率也特别高。一旦略微摸到一些门槛,知道一些套路,懂得如何“批处理”之后,便失去了兴趣,无法做到继续钻研下去了,现实的效率和心理的获得感都会随之变低。此刻,如果还摊上类似的任务,我就会觉得特别厌倦,那种挥之不去的空耗感又会再次油然而生。

当然最为难过的、最为压抑的状态,明知道是件破事,却又不得不低头去做的处境,想必人人都有类似的经历吧。有时候,用更为现实的方式也难以说服自己,也不便跟周遭亲朋好友多说什么,我常常会找个没人的地方,坐一会儿发发呆,然后跟自己说:没事没事,人生本就是破事连着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