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夏天的每一个早晨都好像是世界上第一个早晨

文 / 左叔

入养鱼这个坑,也不过几个月时间,最早是人称“练手”的孔雀鱼,但到了我这里发现水质和温度很难控制,入缸不仅后便烂了尾,别人随便养又一生一大窝的,到了我这里就“八字不和”了。

而后,便是一种叫白云金丝鱼的原生冷水鱼,撑得时间要长很多,能够养到性成熟的阶段,却不知道回事,见不到“开枝散叶”的状况。水质、环境、时节、温度,皆是玄学。

破解这一玄学的,是一种叫观背青鳉的冷水鱼。这种鱼对水质的要求不高,而且适合低氧、静水的环境,即便是没有过滤系统的“三无缸”,哪怕是拉面海碗、茶洗笔洗之类口径稍微大一些的容器,只要硝化菌建立起来了,配好水草、石头、沉木、底砂,它们在里面随便一游,都会显得悠游自在。

养活物这件事情,内心的欣喜不是看到它们“活着”,而是看到它们“下崽”,观背青鳉还是挺容易满足人类这种潜藏在基因深处的欲望的。不过观背青鳉“下崽”容易,纤弱如牙刷毛一般的“针苗”想要带大却很难。

我直接买过亚成鱼,也直接买过鱼卵。青鳉成长期比较短,从孵化到能产卵80天也就差不多了,一般三五天内能产100多枚卵,卵有丝会连成一串,母鱼会带着它们游上半天,然后会找到隐蔽的水草丛,将这些卵挂在水草上。

鱼卵孵化大概要一周的时间,未受精的卵会迅速发白长毛,人工干预的时候是要收集这些卵,然后将它们一粒一粒地拆开,以防止“一个传染俩”。

直接买鱼卵的时候,商家也会将这些鱼卵泡在亚钾基蓝的溶液里,以阻止鱼卵的霉变。有时候买亚成鱼的时候,商家也会将成鱼泡在这种淡淡的蓝色溶液里。

鱼卵孵化还是极容易的,有时候快递路上费的时间稍微长一些,就直接“早产”在运输袋里面了。可是想要将它们带大,以我的实践经验来看,却是非常不容易的。从鱼卵到针苗,我有带过一批十几尾的,却最终没有撑过三周,至于疏忽的原因是什么,我其实也没有找到。

后来,我学聪明了一些,坚持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筐里,按孵化的先后顺序,每十尾左右分缸来养,目前最长的一批已经有快一个月的时间了。不过比起精心“伺候”出来的收获,意外收获总是让人惊喜。

夏天天热,缸里的水草一直疯长需要修剪,可是修剪出来的水草扔掉又可惜。我就找来一个空盆养这些修剪下来的水草。水草不太需要照料,看盆水干了加一些就好。

最近一周每天清晨,我在喂其他缸的鱼之后,都会在黄梅天微微发亮的天光里,看到这个水草盆里浮游着几双比芝麻粒还要小的、莹莹发亮的眼睛,它们的小尾巴高频地摆动着,仿佛是带着特别好奇的神情,欣欣然地张望着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