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比起动荡和剧变,渐进式的消磨更易侵蚀人心

蚜虫吃青草,锈吃铁,虚伪吃灵魂。
—— 契诃夫

文 / 左叔

比起动荡剧烈的变化,渐进式的消磨,更容易让人失去警惕之心。

外部环境变化太剧烈,人有可能会出现诸多不适的症状,但在那个时候,必定是调用全身心的积极因素去应对它的,而渐进式的消磨,常常不以为意,等到你发现的时候,事情已经走到“结果”处。

搬新家三五年后,看似牢靠的物件开始一件接着一件慢慢坏了。先是号称可以常亮几十万小时的节能LED灯泡,忽然有一天就频闪起来,不出半个月就彻底不亮了。

然后就像病毒传染似的,一个吊灯十几枝灯座,一个接着一个地灭了。你若是一个一个地补买,可能还不太好操作,一次性备了十几个灯泡在家,也不知道哪一个要先换。

指纹锁也是,忽然有一天就没电了,好在说明书还没有随手丢掉。解决了供电的问题,其他的问题也会冒出来。每天开关,锁芯里的部件也有磨损,先是某一天觉得开关时有点不那么顺畅,尔后有一天突然就打不开了,需要请锁匠上门,拆开门锁重新安装。

洗衣机也是,冰箱也是,总觉得这些堪称“大件”的白色家电是很牢靠的,但也耐不住日积月累式的慢慢消磨。起先,只是有点异响,不以为意,觉得大概是天气冷热、空气湿度或者是某一个需要“重启”便能解决的故障,尔后便是突然有一天就彻底罢工了,问题都是自己一时之间无法解决的,都需要等到请人上门或者索性换新才能解决。

人大概也是如此吧,先前在各类活动场合常见的一位朋友,看起来红光满面的,然后不久前便听闻他心梗走了。怕是先前便有一些不以为意的先兆,只是觉得人还年轻,不至于走到那一步,所以才会觉得意外。若是其他突出其来的变故,人总归有些防备之策,这样子的总让觉得遗憾和婉惜。

人的衰老大概也是如此一步一步地往前的吧,我有几位五十开外的朋友,平时出门都将自己收掇得很利落,总觉得看到不出什么岁月的痕迹,可是一旦遇到什么重大变故,人一下子垮掉了,再见到仿佛就是一夜之间老去了十来岁。

惰性大概也是渐进式的吧,至少对于我而言是这样子的。一件事情来了,需要趁热打铁地去做,一项需要长期坚持的计划,无论再忙再如何抽不出空来,也要想尽办法不要“空拍”,一旦稍有迟缓、略有停顿,这件事情就会走向“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的地步。

做人好难,既需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应对不断变换方向的潮流,同时还要常怀自省之心来不断检视自己有没有掉入渐进式的陷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