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回来了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回去的时候是雨。来的时候仍然是雨。行走江淮之间。坦荡荡的一马平川。隔着车窗。雨水模糊了视线。车行江畔或者运河堤。满眼春水与生生郁郁的新绿。心中虽不及羁鸟脱笼般喜悦。但仍觉十分的舒畅。

假期中间有几个晴天。闷热的或者是明媚的。在明媚的晴天里面。和母亲一起将家中的被子抱到阳台上去晒。坐在太阳底下拣菜。聊天。院子里的打发时间。教母亲使用豆浆机。教父亲上频道网站。陪母亲去菜场买菜。翻过围墙去理顺如莽的枸杞藤。搬移母亲植腊梅的花缸。在父母入睡后。偷偷地看刘仪伟的东方夜谭。发出吃吃的笑声。邻院有狗吠。然后此起彼伏。全城动员。关掉电视。心满意足地钻进被窝里面。满满都是太阳的味道。

回来的时候。一个农工工打扮的同行人。半路上车。一双泥脚蹭脏了我的深黑色行李。不觉恼。车上开了换气扇。泥土由湿润的深褐色渐渐变成明亮度较高的土黄色。一直默默关注这个变化过程。犹若凝视一朵花朵的绽放。全然不顾长途车载电视的喧哗。

在供职机构的传达室遇到新来不久的年青同事。他问我烟花三月旅游节出场嘉宾。并且如数家珍般地报出一长串的名字。没有去看演出。只是在电视上看了两眼。不觉得如何如何。或许扬州对于每个人的意义和目的都不一样。于我是休憩。于他是欢娱。

宿友为我洗尘。两个人。在“洪泽湖”吃盱眙小龙虾。戴上手套。与其唇齿厮摩。指间都是香辣味道。两个人不闲不谈地谈一些工作和人事上面的是非。非常的现实。亦非常的无奈。

假期结束了。一切都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