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人与人之间情断义绝,并不需要什么具体的理由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文 / 左叔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很多事情的结局常常令旁人觉得意外,但当事人的感受总归是灵敏且准确的。每件事情若是拿出来“复盘”,即便是旁人也总能在蛛丝马迹里找到早已“扎根”的“前因”。有机会看透了这一层,“后果”也就不意外了。

人与人之间的情义更是如此,总是有前因后果的,并不会存在什么无缘无故的“好”,也不存在没有来由的“坏”。只是有一些潜藏在台面之下的丝丝缕缕,你我因为信息闭塞、洞察力弱无法参透罢了。还有就是,身在其中的当事人,对这段关系无心去维护,对彼此间渐行渐远的状况选择视而不见。

因为工作上的关系,这才一不小心从“纸面”上看到别人“私隐”。原来在我眼里颇为“恩爱”的小夫妻,居然已经终止婚姻关系快一年时间了。前一阵子,我还分别跟他俩在微信上讲过事情,托男的给女的捎了一点东西。他俩谁也没有跟我提过这件事情,言谈中感觉他俩还在婚姻关系里面。

倒是现在我知道了之后,日后再有什么事情需要面对他们,不知道要如何尴尬的自处。我一直觉得这个事情不太好瞒,但我这段时间似乎从来没有听谁讲起过,莫不是所有人都达成了某种默契,当事人自己不讲,旁人也不便置喙。只是,我总是在想,不见烟,不见光,他俩若不是为了买房,何至于要走到这个地步,一把火把好端端的小日子给烧个精光。

日本作家东野圭吾说,人与人之间情断义绝,并不需要什么具体的理由。就算表面上有,也很可能只是心离开的结果,事后才编造出的借口而已。因为倘若心没有离开,当将会导致关系破裂的事态发生时,理应有人努力去挽救。如果没有,说明其实关系早已破裂。

哀默大于心死,心若死了,一切也就无力回天了。人与人之间的情义,婚姻关系最为复杂,也是最容易在“柴米油盐多怨偶”的消磨之中死了心。很多东西,事后讲起来起因都是芝麻粒大小,可是心不在了,就算只有“纳米”大小的玩意也能硌得人生疼。

没有具体的理由,不代表没有原因,有些原因是潜伏在静水流深之中的。年轻的时候,一听到“门当户对”就炸毛,现在想想有时候老话说的也没有错。两个原生家庭差距太大的人搭在一起过日子,消费观念不一样、生活方式不一样、甚至连牙刷摆放是头朝上还是头朝下都不一样的,这些与日常琐碎相关的矛盾摩擦总归还是多一些的。

再加上有些怨偶一吵架就喜欢“泛化”,将八百年前的事情翻出来再挨个数落一遍,然后从两个人扯到双方家庭,各自的“护犊子”的心就跑出来的,“怎么讲我都行,就是不能说我爹妈”,吵着吵着这日子就过不下去了。

还有一些怨偶,对于婚姻是怀抱幻想的,总觉得婚前有些一时忍不下去的小毛病,日子长了彼此影响总归能改过来的。改这件事情,我只能说是有可能性,但成功的概率不大。婚姻无法帮我们改造一个人,爱也不能,若是绷得太紧的话,反而容易弦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