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晚风轻易便将烦心事吹散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文图 / 左叔

15年,卖掉了城中的旧公寓,搬到偏僻的西郊,只为了给家中的黄金猎犬Vegas有个方便活动的小院子,到今年夏天满打满算也有五年时间了。

时光无情,却也温柔。当年刚搬进来时种下的小苗,如今也有了荫。天若晴好,下班后泡杯茶,在院心里立一会儿,晚风轻易便将烦心事吹散,觉得那一刻特别美好。

植物打交道久了,心境也变得平和多了。因为终于知道,你再怎么着急,春光不暖花不开;你再怎么担心,一季肃杀之后,生机还会再来。

在我还不知道它叫鸡爪槭之前,我都叫它枫树。知道它叫鸡爪槭之后便觉得它实在是名不符实。

我觉得它是最好看的庭木,并且不接受反驳。如果你一定要坚持,“还有马醉木”,我勉强表示同意。至于其他的,我都不能接受。

春天,我会剪它旁逸的杂枝,插在长颈瓶里面。新绿初着的时候,那浅浅的绿,仿佛笼着一层薄云。俊逸清邈这四个字,应该是写它的。

最南边院墙边,原本有四株月季,后来石榴树下的两株因光照不足先后夭折,一株是紫袍,一株是钻石月季,只留下这两棵植株粗壮如小树一般的粉色月季

五年下来,它们已经铺满整个围栏,每年开花百朵有余。初开时颜色偏红,花朵硕大,待到花潮上来,营养跟不上就越开越小了。

这个位置西晒厉害,入伏后极易遭受光灼。它的根旁还有几株绣球每年度夏也是比较辛苦。其实是应该移走的,无奈几株植物根都盘到了一起,只能靠支遮阳网活命。

这款不知名的月季,通常一大的花骨朵边上还会侧生两枚小的花骨朵。不及时摘芽的话,花型会越开越小、花色会越来越淡。初春雨水丰沛时大如巴掌、花期绵长,摊上伏旱小如钱币、草草开完。

这款同样不知名的月季家中还有四株,分别散乱在各个角落。其他都是籍籍无名的样子,唯有它一枝独秀,每年如火如荼。

想来也有几个原因,一来扎根处靠近落水管,占了先机;二来背依南墙,全院采光最足的地方,每年春早都是它先萌新芽;三来它的南边还有一株浆果树,原先与它差不多都是小小一株,现如今同样与它比肩,大约是竞争的关系,它也越发得显得高大壮硕。

花是正红色的,结骨朵的时候红到发黑,像是干掉的血痕。每每要开的时候,都要先憋上好久;可是一旦花瓣卷了边,通常一天之中便花瓣全开,裸露出花蕊,没有一点点娇羞之态。

这大概是最本本份份的蔷薇品种了,四月初开一两朵的时候,有点点“阿宝色”,我总是嫌弃它过于艳俗。

等到五月气温上来、光照变强,花潮一起,便是淡淡的粉色,有些花托之处还有一些渐变白。原先已经爬满整个前窗,后来遭了一次虫害,修了几根大的主枝,大约是伤了元气,怎么也不及过往“潮水”一般的绚烂。

它本应该是一季花潮的品种,入了伏应该就不开花了。但我在培植过程中发现,只要修剪得当,助其缓缓地开,也能勉强开到秋色渐浓的时候。那需要及时用修枝剪,剪掉萎掉的花枝,不让它结蒴果,逼着它萌生新枝芽。

人有时候为了得到自己想拥有的,往往会有不择手段的逆天办法。这大概也是其中之一吧。

这株黄月季是藤本,一直以来都羸弱得很,好的年成开个十来朵,差的年成三朵两朵开完便叶片脱落,仿佛死掉了一般。

春日初开的时候,是浓浓的黄色,最外面的保护花瓣有时候还有点点红斑,开至最终也是紧闭花蕊的,枝杆撑不住花朵,一派摇摇欲坠之态。

入了夏再开花,便开始偏白。光照越强、颜色越淡,一直淡至乳白。乍一看根本无法联想起它春天的模样。

这一株是渐变色的月季,初开是这种黄不黄、橙不橙的颜色,但还算是彼此澄明,尔后在数天之中颜色越来越浓艳,花瓣开始杂色斑驳,最终性状无法用语言描述。

它边上还有一株藤本月季、一株“秋日胭脂”,都是一年只开两三朵的精贵主儿,往年拍照都发在朋友圈,此时此刻想要立即翻找出来,发现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这一株多头月季是从花友手中买的苗,卖我的时候说是粉色龙沙宝石。后来我将它的照片发在朋友圈,便有其他花友提醒我“粉龙”花瓣外缘会有红色的镶边。

虽然没有镶边,但并不影响我喜欢它。一来它是满园月季之中,开花开得最为勤勉的;二来它的花型花色是唯数不多有点欧陆风情的品种,特别像英式茶具上描绘的那些花朵

未完结,更多内容,请关注公众号【频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