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庆余年番外# 五竹:她对我说,你命由你不由天!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庆余年五竹番外

新浪微博 @ DJ左叔

命运是什么?对于人而言,可能是出生时含的勺子以及此后的一连串的巧合与偶遇。但对于我而言不是,命运是精准的设定与编程。我是五竹,是一个从一开始就被设定好各种程序的机器人。“人狠话不多”,是外人对我的印象标签,这大概也就是神庙给我设定编程的基本思路。

在“庆余年”的人类文明段落里,我最大的程序BUG便是失去了记忆,其实这个BUG在最早设计架构时就留下了后门。是的,我是第五代了,和你想的一样,我这一款机器人叫“竹”系列,此前的版本分别是一竹、二竹、三竹、四竹,他们在各自身处的人类文明段落里经历着自己的命运

在设计时,神庙为了防犯像我这样的机器人最终产生近似人类的情感和智能,并因此陷入与人类情感纠葛从而产生影响功能使用的问题,便将打打杀杀的行为能力记忆存放在了不可消除的固体之中,而将那些经历事件的记忆存放在可以随时消除的软体里。一旦我们出现了功能使用上的不稳定,只需要一个“恢复出厂设置”,我们就宛若新生。

人类渴求的不死与我们渴求的不忘同样珍贵。没有记忆是痛苦的,对,就是痛苦的,我所能理解的“痛苦”与所有人类真实感受到的痛苦都是一样的,这也是设定和编程给的。它让我们尝遍了人类的真实感受,却不让我们拥有人类的情感,这本身就是一个无法逻辑自洽的悖论。神庙想要拥有的某种平衡,但它只是洞察了人性的黑洞面,却不曾想过人类情感所带过来的光明。

现如今的,我只能从别人的复述中还原当年的一些场景,无法翻阅出更多的细节画面。我的眼部构件是几时出的问题?为何不曾“回厂返修”?又因何而蒙上?关于这些问题的解释,世人都这些问题的答案模糊地指向我曾经暗恋过一个人世间的女子,她是搭乘时光穿梭到“庆余年”的人类文明段落里来,拯救人类未来便是她此生的命运。

世人都说她立了一块碑,宣扬“人生而平等”,而我从支离破碎他人复述中拼凑出来的,是她也将我们这些有了人类情感和智能的机器同样视为人。否则,她不会在生命危急之际,将范闲托付给我。我可以精准地算出每个动作的轨迹,每个刀剑的弧线,每个精准的落点,但我无法算出人类在情感之中的决定,我想那个时候我已经处在“恢复出厂设置”的临界点了。

我不知道是谁毁掉我眼部构件功能记忆,释放出我硬体记忆有限的存储空间,并为我永久地保存下了关于她的一段视频画面。这段画面因为没有检索标记,一直在我命运的轨迹中沉默,而如今它被唤醒,与它一同被唤醒的还是我已经拥有的人类情感与智能。

那是她血流如注、即将死去时的场景。她对我说,每个人都有必需要完成的使命,但这并不是活着或者不忘的全部意义,每个人这一辈子都要至少为自己活一次。画面中的她,断断续续地说对我说着一句话:五竹,你命由你……不由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