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我们都活在平行的宇宙里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文图 / 左叔

在小城市生活久了,并没有太多感觉。步入上海,这样的感受会强烈很多,我们都活在平行的宇宙之中,有些人,此生注定了无数次擦肩而过,终究不会产生交集。

我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逛上海书展的动态,有人问我地址。我说是,上海展览中心。

她与我说,看外观应该是黄晓明和baby大婚的地方,并且调侃自己,八卦资讯偶尔还是有些实用价值的。

我就在想,我是知道他们办了出动半个娱乐圈的婚礼的,也知道现如今Baby已经产后复出了,但是我对他们在哪里大婚、穿了什么礼服、宴了什么宾客等其他情况一概不知。

势必也有人是活在流行文化之外的,不知道Baby是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大婚,看着眼前的这幢前苏联风格的建筑,也许有比我更强烈时空倒流的美感。

不知道场馆局促的关系,还是上海的确是人多,上海书展给我最直观的感受是人山人海。

入场口不远的小舞台被围得水泄不通,艰难地在人群中穿行,工作人员不停地提醒将书翻至第一页,以便缩短签名的时间和消解排队的人潮。看背景板知道台上坐的是一位年轻的女作者,看围观人潮以为是艺人郑爽在宣传,后来从围观群众的讨论中得知这位女作者叫子望。

完全没有听说过名字,便觉得眼前汹涌的人潮有点意外。展板边上,同一间出版公司的另一对巡摄为业的豆瓣红人倒是知道一些的,对于自己没有的技能和天赋,心里总有一丝醋意,尤其是颜值和青春。

时间虽无形,但终究是有界的,将人粗略地归类在每一个十年里。人与人之间有条无形的代沟,彼此区隔开,一颗被劝善的宽容心让彼此守在各自的边界。

散场是从友谊会馆门口出的,一个悬疑作家的晚场的活动,五点过一点便排起了长队。不读悬疑,所以这个作者的名字于我而言同样也是另一平行空间的人物。

下午茶和晚餐,都见了出版圈里的人,一个是做共享图书项目的,另一个是做童书版权的。谈话间,势必会涉及到行业内的一些细节,虽有共通的情理,但距离我的俗世生活都特别的遥远。多半的时候,我只是静静地听,偶尔也会想这一步踏进来只是玩票而已,自己的才情和能力终究无法支撑自己走太远。

等晚餐的时候,发了一条逛书展的动态在微博上,有人在下面留言问我在不在会场,他们还在外面排队,估计是轮不到进馆了,所以期望我此刻在会场里,并且看到他们的微博上的诉求,能够到门口来代向作者转递一束花。

我留言答复他,我不在。

不在哪里呢?不在会展现场,大概同时也不在他所以为的那个宇宙时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