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你爸,他想买一把二胡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00:00/00:00

文图 / 左叔

“你爸,他想买一把二胡……”饭桌上,我妈用试探口气跟我说。我放下了筷子,没说话。我妈猜不中我接下来想讲什么,便接着说:“我就说嘛,买来干嘛,住在单元楼里面,哪能成天东拉西扯的,不吵到邻居才怪呢!”

我见她误会了我的意思,便打断了她的话头说:“他想买啊就买啊!”我妈见我迟疑的表情不是反对便笑了,接着说;“我的意思就是想让他出去找个僻静的地方去拉他的二胡去,别吵了我的清净……”

我妈其实并不知道我刚才那一瞬间的恍神是因为我忽然想起来,大概是一年前,不对应该是一年半前,我爸他自己跟我提过他想买把二胡的事情。

我送女儿去学古筝有两年多时间了,因为课程都排在周四放学后,一般都是我爸负责接送,他总是在我耳边唠叨,孙女一节古筝课一百多块的学费有点不值,不是去得晚排在别的学员后面老师教得仓促,就是去得早别的学员等着老师教得草草。我总笑他那一百多块学费,得按停车场掐秒算才好。

有天回来,他跟提了句说问过店家没有卖二胡的,店家答复他主营古筝和钢琴,若是想要可以进货的时候帮他带一把。他大概又跟店家讨论一下行情,最后决定买个玩票性质的二胡就好了。店家答复他,那怎么着也得五六百块钱吧。我当时也没有细想,随口回了他一句,你先别急着跟人家下订单,我有空帮你在网上看看,说不定两三百块就能买一把了。

可是我这话前脚说完,后脚我就给忘了,忘得彻彻底底,若不是我妈在饭桌上跟我提这件事情,我完全不记得我爸曾经跟我说过想买一把二胡。想到这里,我内心里涌出一股愧疚的情绪,长久以来,我一直自认在生活小节上还算是比较周全的人,可是为什么偏偏这件事情没有放在心上呢?难道真得是只有为人父母的才会永远惦记着孩子心里要的东西,而为人子女的却永远都不可能将心比心……

其实,我是知道我爸为什么想要买一把二胡的。他是一个大家庭的长子,身后还有一长串的弟弟妹妹,小时候赶上过饥荒,念初中的时候赶上了文革,为了撑起家中的生计早早就出社会工作,学业也就这么给荒废了。他跟我聊过他的学生生涯,最后几年几乎都在文宣队里度过的,学校里排样板戏,他被选出来学拉二胡,当时有个老师教他一段时间,可是还没有等到他完全学会,那个老师却被打倒了。后来,他不知道哪里来的神力,居然自己摸索着也就学会了,可是等到他学会了文宣队也解散了,他终究没有上过台,拉上过一段便一头扎进了讨生活的人生里。

当年,我并不喜欢他这个现如今听起来有点“鸡汤味”的故事,那是因为他买了把二胡给我,然后希望他自己手把手地教我拉会它。现如今重新回头来看,我还是得说二胡仍旧是个不太容易入门的乐器,它和小提琴一样没有明确的音阶,对于一个孩子而言太难了,我不能忍受学了几个月之后拉扯出来的声音仍旧如杀鸡一般。这份不好的经验直接影响了后来女儿面对学门乐器时我的判断和选择,我强烈推荐学习古筝,初衷很简单,即便是弹不出曲子,古筝这种乐器胡乱弹拨出来的声音也是悦耳的。

他买给我的那把二胡是把儿童二胡,几度搬家都还看得见它的身影,后来蛇皮闷了之后,我印象中我爸还修了一回,可是毕竟不是这方面的手艺人,修完之后的音色就全然不行了,再后来我也大了,拒绝再碰那把二胡,那把胡琴落到了什么地方就不得而知了。

饭桌上,我心里想事情,手上的筷子自然就慢了下来了。我妈见我这顿饭吃得不声不响的,便知道我心里面在想事情。她见我爸起身去了厨房便佯装跟我说悄悄话的样子,压低了嗓子对我讲:“你说这老头子贼不贼?我本来也不想跟你提这买二胡的事儿的。你猜他怎么跟我说?他今天一早跟我说,昨晚做了梦,梦见捡了一把二胡,本来挺高兴的,拿在手里仔细看一看,才发现二胡杆子断了……他这么跟我说什么意思啊?不就是想买嘛,太贼了,这老头子……”

我知道我妈的这番话我爸全能听见,心里面更觉得不是个滋味了,鼻头不由地发酸起来,为了怕场面尴尬我还是以当了多年任性孩子的口吻对他们说:“行了行了,不就是答应帮他在网上看看二胡的事情我给忘了嘛,至于演这么一大出的戏给我看吗。”我掏出手机,在购物app里输入了二胡,哗啦啦出来一长串各式各样的二胡,从几千到几百的都有。

教古筝的店家说得也是靠谱的,这“低配入门级”的差不多也就是五六百的价位。我埋头刷手机,不知几时我爸已经站在我身后了,嘴里喃喃地说这二胡现在都这么贵了。我依旧强装任性地回答他:“那还用说啊,你也不想想你买二胡的时候,一个月工资多少钱,一斤猪肉多少钱。”我抬眼看了他一下,只见他苍老的额头上已布满了白发,于是又不忍地低下了头,却不肯改掉那任性地口气接着说:“这能看得上眼的差不多都要千把块的,你看看要哪一把,我就把订单下了,省得你老做捡二胡的梦。”

我爸的脸上流露出犯难的表情,这表情我太熟悉不过了,每每要给他买东西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表情,逢年过节领着他买衣服的时候有过,带着他出门去转转时要掏腰包破费的时候有过,带着他去看病体检要做CT的时候有过,虽然都是在花钱,可唯独他掏钱给我买什么的时候却不曾见过犯难的表情,送我读大学交学费的时候没有,买房凑首付的时候也没有……

最终,我还是拗不过他,也不想他将那把千元的二胡当作一种负累,以妥协的态度网购了一把五百多块价位的二胡。父亲从房间里拿了六张百元大钞放在我的手边。我脸上挂着笑,心里却流着泪说:“行了,这钱你收着,当我付给你的‘噪音污染防治费’,你要是吵着我妈,我可要问你把这钱要回来的。”我爸仍不肯,僵在桌边。我妈看不过去了,冲着他说:“老头子,你行了吧,收好钱等着拉你的二胡去吧。我也不嫌你吵吵,你说说,你开开心心地多活一个月,领的退休工资能买多少把这样的二胡呢?……人上了年纪了,想买就买,想拉就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