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好重要

突然气温降了十度,奶奶病了,从单侧支气管发炎开始,烧一直不退。一整夜,整个人没有一点精神。一夜之间,全家阵脚大乱,宝宝没有人带,家里面卫生没有人搞,连顿饭也吃不到嘴。平日里好像都看不出来的一些问题一下子都跑了出来。从周六一直延续至周一,带宝宝、冼衣、买菜、做饭、弄卫生,周一下午跑去单位请假,没到找到人,却被抓了差,一直弄至快五点才回家,得到一个答复,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就在家待命。

周二跟宝宝战斗了一天,结果被她打败了。她一整天都在玩遥控器和被制止玩遥控器中渡过,吃了两碗米粉,一只苹果以及无数次的奶,白天睡了四个大觉,每次半小时至一个半小时之间,干了一个“大项目”,洗了四遍澡,过了五身衣服以及六只尿不湿,数度企图以自由落体地方式从床上爬到地板上玩。一天下来,我左手的大鱼际那边一直有隐痛。晚上出去吃饭的时候,整个人提不起精神来,喝了一点雪碧就胃涨气。

在家待命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一天六遍的夺命连环CALL,一直没有间断过。大事小情总有说不完的问题,真得无法想像平时在单位自己的日子是如何熬过来的。晚上十点的电话通知我第二天去上班。电话我没有接到,原话经有别人转述给我。大概的意思是,如果我不去,那项工作就没有办法开展了。这是多么伟大的一个肯定啊,尤其是顶头上司给自己这样一个说法,可见自己被重视的地步。感慨一下,自己之于供职谋生的机构,便像奶奶之于这个家一样,都是如此这般的重要

PS:今天有遇到五点钟的城市天空,新建的双塔天主堂以及KFC的法风烧饼,让我想起很多以前旅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