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好的爱情不需要太多甜言蜜语

| 京东618十七周年庆:抢红包购痛快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

好的爱情不需要太多甜言蜜语

文 | 鹿满川
图 | 苏晨

一个做媒体的朋友在一次活动中遇到了一个外地的同行,对方提出请她吃饭,两人聊了很多,惊讶地发现竟如此合拍。他们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只是这种“在一起”聚少离多,那个男人只能偶尔过来看她。

但这并不影响这段关系急剧升温——两个拥有良好表达能力的人,毫不吝啬地向对方表达着爱与被爱的细腻感受。她炫耀似的给我看过一条他发过来的短信,我记得内容好像是:工作是为了生活,而生活的中心是你。

当时读完后,我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尖叫了一声。

后来他们愈演愈烈,基本每隔一会儿就要相互向对方重申爱意,内容多为“爱你”“想你”“哈尼”等简单字眼,却也达到了令旁人感到肉麻的效果。

那段时间我的这位朋友每天都容光焕发,喜形于色,好像看不到一丁点儿生活的压力和人世的丑恶,欢脱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妹妹,还不停地催促单身的我们赶快找个人恋爱,言辞里裹满藏掖不住的沾沾自喜。她说她每天早上醒来一睁眼就会在微信上分享一首情歌给他,歌词都里嵌着她葱郁的心意。而他通常起床比她要晚,会边吃早饭边听她发过去的歌,生理和心理都饱餐一顿。

他还发短信过来说:“就算吃白饭我都觉得是甜的。”

我看后不禁感叹:高手呀!

有天我们几个朋友一起逛一条夜市,她突然接到正在上海出差的他的电话。她把手机紧紧贴在脸上,在一片嘈杂的繁华声里笑得不食人间烟火。要不是我们拽着她,她早被从身边推过的自行车刮到不止一两次了。

他走在一条繁华的街道上,通过电话向她仔细诉说他的所见所闻,流光溢彩的外文牌匾,金发红唇的火辣洋妞,还说他发现了一家很特别的主题餐厅,感觉爱吃蔬菜的她应该也会喜欢,日后一定要带她去吃……她一五一十地向我们复述她听到的,生怕漏掉一句话。我们在她脸上看到了人类能摆出来的最美好的表情。

可如你所料,后来他们还是分开了。她并没没有向我们透露他们分开的原因,我们也无人敢问。

她至今也没能放下他。有一次我们几个一起去看电影,一部爱情片,结尾处男主角饱含深情地对女主角说了句感人肺腑的话。刚开始没人察觉她的异常,走出影院几十步,我们才发现她已经忍不住哭得蹲在了地上。

她哭嚎着说:“那句话他也对我说过啊!但咋就不算数了呐?”

她眼妆都花了。我突然觉得她特傻。

很多话只有听的人才记得,说的人其实早就忘了啊。

嗯,那些情话也一定会乘着记忆一次次席卷回来吧,它们曾那般丝丝入扣地渗透进她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中,每记起一次胸腔就泛起一阵沉闷的疼痛,每复述一遍就像挨了一个狠狠的耳光。她假装轻松地等着它们一字一句烂在心里,却没想到过程会如此之慢。

后来我一直觉得,情话说得太多太美,应该是件危险的事。尤其容易伤了爱情里那些傻傻的女人。

诚然,情话是感情的润滑剂,我们天生都爱听“好听的”。特别是女人,会不自觉地想从男人的承诺中寻求安全感,以此证明自己正在被深爱、这段关系是稳定的。
于是,男人们轻而易举地得出了一个结论:女人是一种格外喜欢甜言蜜语的动物,只要多动动嘴皮子,就能把她们哄得团团转。

可却很少有人明白,女人之所以爱听情话,其实只是想要一份肯定。那些听到情话后满心欢喜的女人,大多都爱得很深。又因为爱得够深,所以她们才会把男人说过的每一句情话都牢记于心。

你仔细瞧瞧的话,就会发现生活中有很多这样的傻女人。

我多想告诉这些傻女人,情话只是感情里的味精,你又何必太当真。真正的安全感绝不是多听几句“我爱你”就能有的,而是来自你自我的圆满和你们价值观上的共识。
你也没必要揪着男人给出的一句承诺不放,非要较真儿质问为何没被兑现。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个男人如果对你说出了爱,那他当时很可能真就是那样想的。只是那些话的有效期只限于说出的当下,没办法为未知的以后负责。毕竟人心会变,爱也会走,这你怪不了谁。

把那些话记得太清楚,只能给自己找别扭,给别人添堵啊。

也想告诉所有喜欢说情话的人,其实你没必要非得把情话说得那么动听。太美的情话容易麻痹人对爱的知觉和判断。很多人到最后竟弄不清楚,自己爱的到底是那个有血有肉的人,还是只是从ta嘴里跑出来的那些绚烂的情话。

情话也不该被大量制造。再好的东西一旦泛滥,也都意味着持续贬值,能带给人的愉悦感受也将大打折扣。就像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恶心,再好听的歌听多了也腻。你妈天天都对你特别好,所以你才对她不以为然。

嗯,试着把情话说得精致一点,说得恰逢时机一些,其实会让你在对方眼里显得更加弥足珍贵。

其实,好的爱情没有多少花言巧语,也不求什么山盟海誓,无非只需一个眼神,一次拥抱,就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谁也没有掉队,都还踏踏实实地爱着对方。

毕竟,那种的强烈吸引和浓稠的眷恋,假装不了,也无法被认错。

希望你说出和听到的每一句爱,都产于热血渐温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