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人生不在初相逢

几盏昏黄壁灯,一片柔和光亮,一场暴雨,三俩杯盏,一瓶红酒,四五知心人。皆是满腹心事。

酒店有小阳台,右面是空调外挂机,左面是凉风。外挂机带来暖风,凉风带来细细雨丝,阳台前面是一棵树,树前面是一座尖角高楼,风雨夜中只有黑和不太黑两种颜色,树和房子犹如自己的影子,雨打树叶,树叶上的雨滴频密掉落地上。

人生不在初相逢

客厅隐约传来轻声谈笑,听不清内容,但节奏舒缓绵长,音调笃定从容。我独自在冷热交替的风中慢慢抽完一支烟,透过窗纱,屋内情景安静,像一出远远观看的美好的话剧,灯光静谧温暖,人物举止自然轻松,虽然落座远处,耳边台词隐约,心里却满是妥帖,已然穿越了距离,在灯光照不到的角落,与每个主角全情契合,了解每一份磊落的情意,每一个生动的灵魂。

小姑娘们卧室里沉睡,鼻息均匀,踹掉的被子压在腿下。夜渐深,酒微醺,窗外凄风苦雨,温暖的客厅里女人们彼此交换着这小半生的经历,诚然如张爱玲所说,生命华美的袍子爬满了虱子,似乎并无人幸免,幸运的是每个人都没有丧失将它们抖落的能力,没有丧失重新缝补袍子的能力,一针一线,精心对好被虱子啃蚀的缺口,尽力平整,尽力细密。如今再重新披挂,伤痕成为细碎的花,破洞成为朴拙的叶。

女人们而今谈起,彼此对于自己曾经灰暗的经历,没有责悔,毫无怨怼,也没有眼泪,轻声笑语,动情处眼眶湿润,举杯换盏。不必推心置腹,不必同情安慰,所谓云淡风轻,无不是独自消化这人生的愁苦,重新自我审视,将这愁苦安置在合适的位置,世上本没有无用之物,也没有白白经受的苦,待到疼痛化为伤疤,伤疤生出淡红色的新肉,回头安静看它,才有了这举重若轻笑着谈起与分享的能力,仿若用自己的心境讲着别人的故事,内心无数次与过去的自己拥抱,并且知道,上山的路,从不会因此止步。

听埙音,精油柔缓的味道在空气中氤氲,情绪悠长平稳。女人们谈宗教对人的指引,说起金刚经,地藏菩萨本愿经,华严经,法华经,说起张德芬和素黑,说起自我救赎远胜于他人度化,说起人生最好的安排正是当下。人生没有告别,无论人,物,经历,那是必经之路上必做的功课,不为自己找借口,接受它们,安置好它们,拥有将淤积的苦难变成坚韧细线的能力,将自己的一生贯穿,系上闪光的珍珠,凋落的花,引导自己往更加明亮宽阔之地。

情感是女人一生的主旋律,温柔的付出,渴望对等的回报,但愿信任不坍塌,哭泣不沉默,但愿信仰永在,不畏失去,不惧辜负。活着,本不需要太用力,只需顺其自然的努力;走下去,本不需要费尽心思,只需宽怀感恩地辨明方向。不奢求到达山顶,曲折莫测的登山之路才是修行,其意义远远大于终点处的大圆满。

窗外雨声大,杯中美酒浅,女人们各自千里之外相聚于这苍茫人世一间小小的庇身之所,从容交谈,曾经的各自生命中的重负在相逢的感动中消解,在彼此真正轻松的笑容中融释,天亮各自分散,从今以后,自愉悦,不堪说。

人生不在初相逢

我喜欢的一句话:说不出的是喜欢,无法言及的是爱意。当一切美好的情愫散落在岁月的皱褶里,人就老了。

当好感积累成喜欢,喜欢渐进成爱意,爱意又洗尽铅华,只会留下四目相对相顾无言的深情。

朦胧灯光中举杯的女人们依然相信爱,渴望深情,不惧岁月忽已晚,褪尽铅华仍从容,不重蹈覆辙,选对的人,相信他的良善,原谅他的过错,包容生命中所有缺失,不困于情,不乱于心,目光永远透澈,灵魂永远清亮,用深情赋予深情,用豁达回报豁达。

唯此,我们才会在日暮天涯的再次相逢中,举杯,彼此相视,温存而笑,饮尽一生的悲欢离合。

欢颜

支付宝打赏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赞赏随意,微信交流可添加 LeftFM

最后编辑于:2015/6/29作者:苏小旗

苏小旗,78年生人,东北女子客居江南,凭心生活,听心写字,喜欢一切需要花费时间打磨的东西,是为情意。笃信“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愿喜欢。个人微信公众账号「苏小旗」:huanyan-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