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新朋老友

领红包,抢年货 | 悦读拾光,拯救书荒 |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兴宇 早上来过电话,我朋友托他买倩碧的黄油,他其实也是托他的朋友去帮忙带进来,但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情都是挺身而出的样子,还时不时地打电话来告知事情进展情况。他是一个办事挺靠谱的人,只是嘴巴有点利罢了。其实他一早便出院,投入到水深火热的广播事业当中,一年一度的评奖再即,以期以“得奖专业户”的身份在北京立足脚跟,他此时不拼更待何时。虽然他身体还在恢复当中,但已经有了揶揄别人的精力,今天一早便揶揄我那可怜的一官半职,看样子,过完年挨得那一刀对他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Kevin 大约被我刺激到了,今天晚上发奋在 Gmail 里面写辞职信,估计十之八九是看中了 Gmail 的定期自动保存功能。他真是一个盲目的家伙,连新东家在哪里都不知道,就已经断然要与老东家划清界限,要知道赋闲在家的日子于各式人来说是不一样的日子,于我可能是天塌之日,于他或许正是逍遥之时。可怜他是第一次写辞职信,还打电话过来咨询了半日。其实辞职信只是一个形式而已,关键还是看口头上的表达。未必要与旧东家撕破脸皮,找一个大家都下得了台阶的托辞才是上策。这方面的例子有很多,事业方面的有“想趁年轻见见世面”,感情方面的有“想离亲爱的更近一些”等等。当然,你也不怕把人事主管的挽留太当真,大家都是中国人,有数的。

我与 小旗 曾经有过“恨不相逢未嫁时”的笑话,但现在看来,那还真是一个笑话,这个“绝望主妇”,居然在她的博客里面将她夫君私密照片公之予众,还美其名曰“美人鱼”。真是反了天了,若是换作是我的婆娘,定会以“吊起用醮了酱油的皮带抽打”的家法伺候。当然那是人家“晒恩爱”的私事,我们看看就算了,但也不至于晒得如此大庭广众吧,让我们这些人“恨得牙痒痒的”,大大的感慨“姐弟恋”真是一场“划时代的革命”啊。

苏晨 博客现在与我几乎是孪生一般,他央我帮他做一个新的,我实在没有当年勇了,只能依着葫芦画瓢,不过他现在正在被他那台烂服务器折磨着,但愿他的博客生活早一点得到解脱。当初他去深圳,只是说去去就回,但现如今已经卡在那里了。人都是有惯性的,一旦适应了就很难摆脱了。熟悉了一个环境想要再挣脱出来,弃掉一切是一件不容易的。想想那些丢下一切去支教的人,不知道他们的原动力在哪里,又如何能弃得下的。这样一比,我们都成了凡夫俗子,头顶断定是没有光环的了。

大郎 是最近才联系上的朋友,但却早已经知道对方的存在,只是各自如同深海里的鱼,游曳在各自的领地。彼此间会聊上一起前尘往事,还有对时间流逝的感慨。上网时间与拥有朋友的数量并不成正比,来来往往那么多人,真得能够成为朋友的也是数的过来的几个。我跟 大郎 感慨:上网时间越久,转来转去的还是那几个人,我想我大概是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