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风俗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风俗”相关联的文章
  • 一夜春风吹酒醒

    一夜春风吹酒醒

    文图 / 左叔 人生中第一次喝醉大概也就是五六岁的光景,也就是几瓢米酒的量,便从晌午一直昏睡到掌灯,醒来后仍旧是迷迷糊糊的,因为没有胃口一连误了好几餐饭,着实让祖母好一阵心疼。 祖母还健在时,每逢春节便会张罗着用她还在做女儿家时便掌握的秘方自酿米酒。那发了酵的米置于纱布袋里悬在偏房的梁上,下面悬上一口大缸。少不更事的我,便是被那一缸浊汤所吸引,喝出里面酸甜杂陈的味道,成了不 ...

    阅读全文

  • 南靖土楼:静寂的岁月

    南靖土楼:静寂的岁月

    竹林摇曳,在那里静静生活的人们用厚厚的土墙阻隔了外界的侵袭,也多少隔绝了外面世界,那里是许多人的故乡,也住着许多人的爷爷奶奶,外出打拼的孩子多了,土楼便空了,余下的空荡荡的房子在大山里显得特别静寂,潺潺的水流过的时候,爸爸妈妈在楼下加工着玫瑰茄,没人打扰。 不是只有云水谣,在周围还有一些比较不知名的村子,去走走也不错,参天的大树,破落的祠堂,远山的阳光,路边的香蕉林,还有斑 ...

    阅读全文

  • 陈升-阿嬷,我回来了:人非草木

    陈升-阿嬷,我回来了:人非草木

    相较对他的音乐作品,他的文字对于我而言是陌生的,看到折页上罗列出来的已经出版的书目,的确有一丝意外的感觉。虽然他的歌曲一直是信马由缰,如同游吟诗人一般的散漫,但这样的一个人,身处在一个浮华的圈子里面,还能够以文字记述自己的生活、表达自己的思想,实在难得。虽然同文同种,但两岸之间的隔膜,还是让一些本该了解,本该可以接触到的内容变得迷离且不可知,不知道是不是时代给予我们的遗憾。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