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已然错过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台风过境的夜空总是有一种特别的迷离感。大朵大朵急驰而过的云朵。在城市微红漫散的灯火之下。像一个个行色匆匆赶去逃避困顿的年青人。倘若此刻立在二十四层的大楼顶上。感觉风穿透身体。衣袂飘飞。夜凉如水。月色黯然。很多思前想后的细节纷纷蹦出来。啮咬那些已经淡薄掉的温暖和苍老的情感。

听广东话的歌曲。很难在第一秒钟听懂文义。但旋律仍有神力。轻轻地跟着哼唱。也会泪流满面。这么远。那么近。人生的际遇如此的奇妙。错过的。得到的。分离的。永远的。一直都在路上。一直都在该来未来的地方。冷冷地看着。然后发生。然后破碎。流泪。看事情一丝一缕的抽离剥落。只是你经过了。不曾做到不留纤尘。时刻缅怀且无能为力。
以下被引用:
--------------------------------------------------------------------------------
独白(张):离开书店既时候,我留低左把遮,希望拎左佢返屋企个个系你啦……….
这么远那么近
曲:张国荣 词:黃伟文 编:李端娴@人山人海
独白:张国荣
专辑:《Cross Over》

独白(张):2000年零時零分,电视直播纽约时代广场既庆祝人潮,我有无见过你?
黃:愈夜 愈看愈美丽 但谁 会來电
当我凝视我的脸 几亿人在爱恋
画面在脑內乍现 波斯湾最南面
灯塔中 谁人在约会我 不必真正遇见
是谁在对岸 露台上对望 互传着渴望
你熄灯 我点烟
隔住块玻璃 隔住个都市 自言自语地 共你在热恋
在池袋碰面 在南极碰面 或其实根本 在这大楼里面
但是每一天 当我在左转 你便行向右 终不会遇见

独白(张):如果你识我既话, 我今年会收到乜野圣诞礼物?
独白(张):呢间餐厅 呢只水杯 你会唔会用过?

黃:命运 就放在桌上 地球仪 正旋动
找个点 凭直觉按下去 可不可按住你?
是谁在对岸 露台上对望 互传着渴望
你熄灯 我点烟
隔住块玻璃 隔住个都市 自言自语地 共你在热恋
在池袋碰面 在南极碰面 或其实根本 在这大楼里面
但是每一天 当我在左转 你便行向右 终不会遇见

独白(张):我由布鲁塞尔坐火车去阿姆斯特丹,望住是窗外面飞过既几十个小镇
独白(张):几千里土地 几千万个人
独白(张):我怀疑 我地人生里面唯一相遇既机会 已经错过左

黃:喜欢的歌 差不多吧 (李泰祥既新唱片 你买左未?)
对你会否 曾打错号码(我怀疑果次把声好沙个个就系你)
我坐这里 你坐过吗?(我认得你D字跡)
偶尔看著 同一片落霞(佢由亚洲一直飘到南美洲)
是谁在对岸 露台上对望 互传着渴望 你熄灯 我点烟
隔住块玻璃 隔住个都市 自言自语地 共你在热恋
月台上碰面 月球上碰面 或其实根本 在这道墙背面
或是有一天 当你在左转 我便行向右 都不会遇见

独白(张):我买左两本「几米」既漫画, 另一本将來送俾你
---------------------------
(离开书店的时候,我留下了一把伞,希望拿了它回家的人,是你。)

作曲:张国荣 作词:黄伟文
编曲:李端娴@人山人海
监制:张国荣/黄耀明@人山人海/李端娴
主唱:黄耀明 独白:张国荣

(2000年0时0分,电视直播纽约时代广场的庆祝人潮,我有没有见过你?)

愈夜,愈看愈美丽, 但谁,会来电?
当我,凝视我的脸, 几亿人在爱恋。

画面,在脑内乍现, 波斯湾,最南面。
灯塔中,谁人在约会我? 不必真正遇见。

是谁在对岸,露台上对望, 互传着渴望,你熄灯,我点烟。
隔住块玻璃,隔住个都市, 自言自语地,共你在热恋。

在池袋碰面,在南极碰面,或其实根本在这大楼里面。
但是每一天,当我在左转, 你便行向右,终不会遇见。

(如果你认识我的话,我今年会收到什么圣诞礼物?
这间餐厅,这只水杯。你有没有用过?)

命运,就放在桌上, 地球仪,正旋动。
找个点,凭直觉按下去, 可不可按住你?

是谁在对岸,露台上对望, 互传着渴望,你熄灯,我点烟。
隔住块玻璃,隔住个都市, 自言自语地,共你在热恋。

在池袋碰面,在南极碰面, 或其实根本在这大楼里面。
但是每一天,当我在左转,你便行向右,终不会遇见。

(我由布鲁塞尔坐火车去阿姆斯特丹,
望住窗外,飞越过几十个小镇,
几千里土地,几千万个人。
我怀疑,我们人生里面,
唯一可以相遇的机会,已经错过了)
喜欢的歌,差不多吧? (李泰祥的新唱片你买了没有?)
对你会否,曾打错号码? (我怀疑那次,声音好沙的那个是你)
我坐这里,你坐过吗? (我认得你的字迹)
偶尔看着,同一片落霞 (我由亚洲一直飘到,南美洲)

是谁在对岸,露台上对望,
互传着渴望,你熄灯,我点烟。
隔住块玻璃,隔住个都市,
自言自语地,共你在热恋。

月台上碰面,月球上碰面,
或其实根本在这道墙背面。
或是有一天,当你在左转,
我便行向右,都不会遇见。

(我买了两本几米的漫画,另一本,将它送给你。)

--------------------------------------------------------------------------------
是的。你们曾经如此地接近过。只是不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对的那个情境下面。于是你断然地以为。你们这辈子唯一次相约的机会已然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