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敬畏

对谚语多少有一些敬畏。比如这一句。吃鸡蛋未必都要见到那只下鸡的母鸡。结果应验了。昨天在书店的某本书上看见了邱华栋。读书年纪看过几篇他的作品。虽然已经记得书名。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固执地认为应该是一位女性。在封面的内折页上看见他的照片。大失所望。中年男人。短发。圆脸。我从住处徒步走到书店。又满心失望地走回来。一路闷热。四月里没劲的天气。

订购很久的话筒。今天同事去拿东西的时候。才顺手带回来。放在我的电脑台上。下午我在上节目。回来的时候。天光昏暗。我倒头便睡。三个小时后醒来。才发现它在那里。它被装在一个透明的包装里面。有可以任何扭曲的颈。拆了包装。拿在手里玩。扭曲成我要的形状。然后觉得像一条大头的蚯蚓。试效果的时候。发现它果然只是中看。并不中用。

在一片反日情绪高涨的时候。看一部日片《咖啡时光》。电影节奏很慢。有很多关于交通工具的镜头。电车。公交。捷运等等。没能坚持看完。换了一张鬼片。准备在惊悚中泛起倦意。然后死心塌地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