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看淡世事沧桑,心里平安无事

心小了,所有的小事就大了;心大了,所有的大事都小了;看淡世事沧桑,心里平安无事。
—— 丰子恺

文 / 左叔

这几年,劝人“看淡”的时候,我内心里总会闪过一丝惶恐,生怕落一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话柄。

老话也常在提醒我们,“未遭他人罪,莫劝他人善”,强调要站在当事人走不出来的困境里来思考问题,理解对方的耿耿于怀、体谅他们的痴缠烂打,唯一让我觉得有“不得不说”“非得要劝”冲动,大概就是见不得一个本该向上、向善的阳光人生,被怨念的阴霾笼罩着,在那些白白地空耗蹉跎。

说实话,他们的困惑,我都能理解,也非常体谅,因为我自己在年轻的时候,常常会身陷这样的处境,即便现如今阅历增长了,多多少少知晓一些轻重缓急了,偶尔还是会有走不出来的胶着困境。人一旦钻进牛角尖里,是无法看见外面的广阔天地的。

丰子恺先生说,心小了,所有的小事就大了;心大了,所有的大事都小了。道理都懂,真正执行起来却是难的。人的这颗心,在眼前现在的磨损面前,要如何才能变大、变宽起来?又要如何防范心过大,大到的失智,原则不要,敌友不辩呢?

以我个人的经验来看,虽然有难,但是如何你有机会将眼下吃过的闷亏,与将来要抵达的“目的地”放在一起比较的时候,就会瞬间清醒许多,会觉得眼前的这点事情压根不值得计较,只是去往远方的一点点弯路罢了,幸好及时发现没有在歧途上走得太远。

能够起到如此效果的关键,是要有一个非常坚定的“远方”,一个你值得拼尽全力去抵达的目标。如果没有,基本上这个“工具”也是无效的。当然,有一个基本的问题需要首先着力去解决,就是你是以别人评价作为自己行事的依据,还是有一整套非常稳定的自我评价体系,外界的观感只是某种参考而已。

心宽,并非没有原则和底线,也并非要纵容对方在自己心房上胡乱开枪 ,有些原则问题或多或少还是要争辩一下的,尤其是涉及一个人的品行的问题。

有些场合,脏水泼到了身上,若是直接发作会显得肚量小,若是不发作等于默认这个亏闷,确实左右为难。有时候一张脸皮还是要撕破的,你越是护着各自的体面,越是容易被人拿捏得死死的。反而是自己站出来,将那些窃窃私语的事情摆到台面上来,更容易将一些流言化为无形。

胸怀着但求安稳的平常心,眼睛盯牢了想要抵达的远方,这个时候一路之上的波折,才有可能化身为想要“成事”的必经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