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拒绝别人是门值得深究的学问

不含敌意的坚决,不带诱惑的深情。
—— 科胡特

文 / 左叔

拒绝人这件事情上,我总是有挫败感,同样也觉得这是一门大学问。

每每碰到会“推活”的人,尤其是善于将人“架在火上烤”的那些高手,心里的钦佩之情总是油然而生。他们怎么就能够想得出那么多夸赞别人的说辞,而且虽然违心但讲得面不红心不跳,周全得滴水不漏,压根就没有给你留下任何可以推辞的缝隙。

明知道拒绝这件事情一定要果决,不要有任何婉转的表达,但我总是有拉不下来脸的时候。或者说到自己实际困难的时候,一边说一边心虚,总觉得自己再克服克服也是有机会解决这个问题。最后都把破事给揽在自己手上,湿手沾面粉,甩也甩不掉。

让我心生推辞的主要的原因一般只有两个,一个是不合适,另一个是忙不过来。

不合适,要不就是身份上的不合适,有些场合确确实实有些尴尬,如果其中再掺杂了所在集体里复杂人际关系的瓜葛,常常会将自己置于“有苦口难言”的境地;要不就是能力上不的匹配,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想要把一件事情做好,还得从头学起,这个就太折磨人了,况且有些事情根本不值得投入那么巨大的精力成本。

忙不过来,但凡我讲出来的,基本上都是真的。事情积太多、堆太多了,效率就会变得好差,既对自己兼顾着多条“线程”的进度不利,更有可能将事情做不好,对受托之事本身也不太好,反而会因为精力投入不够,让成果变得极差。应付了事,又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身处其中太痛苦了。

坚决”,单纯从字面理解,富含的信息量不足以考验一个人的情商,但对于想要让自己显得略有情商的人来说,难就难在“两头都想占着”,既想把事情给推了,同时又不伤所谓的和气,把自己“好合作”的人设立稳了,这就比较难了。反倒是那种处处有棱角,事事显个性的那种人,在拒绝别人这件事情即便是偶尔拉下脸了,也能轻易获得原谅。

在拒绝别人这件事情上,看样子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