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怀抱警惕之心,远离生活中那些负能量的人

长大之后才意识到远离负能量的人是多么的重要,我的乐观开朗并不能感染她分毫,而她却能轻而易举地将我同化。

文 / 左叔

直到现在,我对充满负能量的“垃圾人”这个概念还是心有余悸的。

可能是为人父母之后的本能吧,我记得孩子刚上幼儿园那会儿,一直被涉及校园的社会新闻搞得“一惊一乍”的,有一段时间非常密集,后来校园安保条件好了些后,才稍微安心了点。不过,那一阵子晚上带孩子出来散步,远远地看到有人靠近我们,便会觉得心里有一些不安。

后来,看了对岸的剧集《我们与恶的距离》,知道很多偏激行为的背后,有诸多不为人知的内外因共同交织在一道的“推手”造就的,而隐性的精神疾病是大宗。那一刻,多多少少对于被病症折磨的人心生一些体谅,但决计没有慈悲到可以原谅此类恶行的地步。

基于这样的考量,偶尔开车的时候会碰到”路怒族“,第一时间会躲得远远的任他逞能。谁也不知道在激化矛盾之后,在“冲动”这个魔鬼的指引一下,一个人会做出怎样疯狂的举动。我看过一个社会新闻的视频,起初只是小擦碰,最后两辆车负气对撞,并且伤及周遭“看闲”的路人。

我认识几位朋友,他们都比较喜欢因为一些“不周到”,和从事服务业的人据理力争。每次和他们一起吃饭,我都会觉得有些惶恐。我倒是不太担心在他们“争”过之后,端上来的饭菜被做过什么“手脚”。

我反而比较害怕曾经看过的那个火锅锅底淋头的画面,在我眼前血腥上演。谁也不知道,对方在与你争辩之前,到底经历过什么,胸中窝了一团无处发泄的邪火,而在此刻你毫无防备的以靶子的形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自带“负能量”的陌生人,我们还可以选择主动退避,既然“惹不起”,我们终归有办法“躲得起”的。但是,如果是在自己生活的周遭,有一两位“气压常年比较低”的亲人朋友;在职场环境里,有一两位“整天拉着张黑脸”的上司同事,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根本没有余地容你回避和绕过他们。

对此,我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解决方案,只能从心底里拿他们当“病人”看或者当作“镜子”用,听听他们“泼冷水”唱衰他人的言辞,就告诫自己既不能被他们“咒”成真事,也不能因为“凝视深渊”久了变成他们那样刻薄的人。

刚入职的时候,遇到常拉“黑脸”的人,总是觉得陪笑脸也不是,冷着面也不对。后来发现,只要你内心淡定了,不觉得尴尬,那么尴尬的往往就是对方了。同事一场,协作关系,既然是黑脸以对,那么在协作之事中,必然也是还以黑脸的待遇。

至于喜欢“拿腔拿调”,黑着一张脸摆威风的上司,我也觉得没什么。通常“指挥人的”都是流水跑马轮番换,而那些“干活命的”铁打石铸般被按死在老地方,这么一样,你怎么着也能熬得走他那张“黑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