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卡在那里的中年人,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


文 / 左叔

这几年,对中年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生存状态颇有一些体会,过往顺遂人生里不曾体会过的部分,现都一一堆到眼前,像必修课一样等着自己去拿学分。

尤其是家中老人突然有了一些变故,原本上班下班、接娃放学、洗扫采买等家庭生活节奏被打乱,所有的秩序都需要重构的时候,人会显得很慌乱,会突然意识到,原来不止工作需要备份计划,生活也是需要 Plan B 的。

中年人卡在中间,那种状态近乎马戏团里走钢丝玩杂耍的小丑,一心要劈成几瓣在用,工作家庭两件事情基本上已经耗尽了自己的热情,能够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微乎其微了,有时候甚至没有办法静下来整理一下心绪,一就一头扎进生活的芜杂里面去应付没完没了的琐事。

没办法,对于很多中年人来说,脚下是“命悬一线”,如果不认真做事,生计说没就没了,年轻又便宜的新鲜劳动力眼巴巴地等着上岗,身为前浪很多时候都要好好掂量掂量自己手里面握着的资本,不卯足劲去做事很难不担心日后会更大的困境等着自己。

脚下是脚下的事情,手里还得把孩子、老人、家事等等这几个球抛接得溜溜转。说说看,哪一个能突然停下来?但凡有点什么,所有的节奏都会乱,一乱就会出错,一错有时候就是连锁反应。可是我总觉得最为艰难的还不是这些,对于中年人来说,最艰难的是挂在脸上的一丝“笑意”。

歌德在《浮士德》中这样写道:要只顾嬉游,我已太老,要无所要求,我又太年轻。不能完全只顾自己,因为上有老下有小,也不能无所求随它去,因为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自己的不死心。中年人就卡在那里,脸上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这笑意里,“苦笑”的成分多少有些,毕竟偶尔也要调侃一下自己,自己给自己打打气;偶尔也要粉饰一下当下,看看自己所拥有的这些能够证明自己能力的东西,被这些东西所累这件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说不定别人还羡慕不来呢;更多的时候就是一股子心气,人生嘛笑笑别人,给别人笑笑,过日子不笑又能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