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送我上青云:仅有能力为当下消费买单的我们

左叔出版作品《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手机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送我上青云

文 / 左叔

从制作规模来看,《送我上青云》是部“小成本”电影,也是一个“隐喻”颇多的“文艺范儿”的电影。电影剧本结构上枝蔓丛生的线索都一一做了“闭环”,就连主人公盛男与刘光明两人产生链接的“棺材”,最后也漂在江里装上了对“爱欲之门”向死而生的“老李头”,派上了用场。

林林总总的细节线索,几乎没有一处是多余的。这体现了整体的控制能力,也体现了某种克制。

《送我上青云》被冠以“女性平权”的标签,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女性观众在电影里找到了现实困境的参照。

这几年,读了些书,见了些世面,在城市角落里做着“白领”工作,“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女性渐成一个群体。可是她们发现经济独立之后,仍旧身陷困境泥淖。即便可以克服相夫教子、不婚不育等一干“怪兽”,不远处还有金融危机、失业下岗、疾病重症埋伏在前面。

盛男的困境是具体的,事业发民的不见起色、原生家庭的破裂边缘、个人情感的不见归处,还有一个从来不曾预想过却从天而降的卵巢癌,不必奢谈财务自由,连凑足手术费都困难的处境其实是过半以上“白领” 阶层的现实处境。

他们可以为昂贵的旅行、抢手的口红、名牌的包包等当下消费节衣缩食花呗买单,却不曾想过要在壮年之际为医药费等未来开销付账。我觉得这是年轻观众的一个触动点。

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
蜂围蝶阵乱纷纷。
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
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
韶华休笑本无根。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 [清] 曹雪清《临江仙·柳絮》

《红楼梦》中借宝钗之手写就的这一厥词

家有余粮,心中不慌。人人皆为柳絮,时代风云是吹向青云,还是点点入水,还是要看个人主观意识。超前消费滋长了个人虚荣,扩大了社会生产,然后形成了一个“现金流”缺乏的怪圈。诸多的盛男们光靠“我爱你”、“哈哈哈”、“性高潮”,注定是无法摆脱掉那个“踩在虚空”里的怪圈。

送我上青云

盛男的母亲梁美枝是一个很特别的角色,也是这些年影视作品中不太常见的母亲角色。她的心智似乎停留在了瓷品出窑开片那噼哩啪啦的大太阳底下,停留在自己进厂实习的当年。

纵使丈夫移情、家庭破裂依旧无法让她迅速成长独立。在与女儿的对手戏里面,她的人物特质显得很为鲜明。同样是身处困境的女性,她并不是站在盛男的对立面,她只是拥有属于自己时代印迹。

演员吴玉芳抓人物特色抓得很精准,对得起当年“百花影后”的桂冠,当年她扮演的那个角色的名字叫刘巧珍,与她对手的男主人公叫高加林,这两个名字是属于一代人的回忆。

其实“老李头”和“四毛”都演得很好,包括那个头顶钢精锅大喊我爱你的傻子。

导演: 滕丛丛
编剧: 滕丛丛
主演: 姚晨 / 袁弘 / 李九霄 / 梁冠华 / 杨新鸣 / 吴玉芳
类型: 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
语言: 汉语普通话
上映日期: 2019-08-16(中国) / 2019-06-17(上海电影节)
片长: 99分钟
又名: Send Me to the Clou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