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换了一个眼神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活得越久越容易遇到考验记忆力的事情,比如常常会遇到一个久不曾聊起来的人,突然跑过来问你,劈头问你是否还记得某时某刻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可怜常常是把脑细胞翻了一个底朝天也未必能够想出一二。如果仅是网络倒还可以免去四目相对的尴尬,可怜的是常常是上级机构的某位上司,不是常接触的对口部门,但又曾经在哪里曾经吃过一桌饭,对方拍着肩膀以“小字辈”相称时,你却连对方姓什么也完全想不出。最近一段时间经常陷在丢三落四的困顿里面,即便太阳穴附近的青春痘挥之不去,也不敢妄言年少了。

每年的十月通常是最忙碌的,一个长假过完,一月仅剩四分之三,容不得从长假里面醒过来,扑面而来的便是每年一度的年终工作,做自己个人的述职,迎接上级机构的考核,千头万绪的事情摆在面前,造假或者参与造假,把一些本该一年做完的事情放在几天内完成,亦或将一些本来平淡的事情粉饰得有点情节曲折,文字这种东西很多时候都被开发出面具的功能。今年的十月同样过得感慨万千,长时间的工作,没有办法得到充足的睡眠,身体状况越发的糟糕起来,在一些无趣的事情上消耗时间和精力,一而再,再而三,最后那一点心智也被磨灭了。

小城突然多出一个偌大的商业中心,除去刚开幕几日人潮涌动、大排长龙的胜景,这几日,秋风一起照样还是沦落为门口罗雀的境地。本地人本就没有什么夜生活,如果要也只是“四方桌上磊长城”,晚上八点,街道冷清,路过斗牛士、豪客来、大渔、釜山料理、味千、必胜客,一概人迹廖廖。音乐喷泉的整晚表演也缩短了时间。整座商业城灯光昏暗,曲曲折折,影影绰绰,如同空城。想想每年高达十余万的房租,突然担心起在市道低迷的状态下,这样的店家能撑多久。

开始有兴趣关心别人的投资计划,掂量着成本或者利润之类的概念;开始关心一些朋友的职业规划,常以唐僧般的口吻劝导他人节制消费,合理储蓄,以备不时之需;开始关切柴米油盐、金融危机这些扎扎实实的事情。开始听不到让自己感动的音符,落泪的光影,彻夜不眠的文字。不得不承认,有很长一段时间,活得都很平静,也很事故,既然已经换了一个眼神来看周遭的人或者事,那么也不必期望能够得到任何超脱的答案。唯一庆幸的是面对这一切,至少还很诚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