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心无故事简若纸,半是心境半是爱

一直以来都有自知之明,也很自觉地把自已定位在普通人、正常人、没有故事的人。所以也就异常好奇那些俯仰转头都能浅唱低吟的生活歌者,更不要说那些博览古今、擅于引经据典、浑身是故事的人。
心无故事简若纸,半是心境半是爱

——有故事的人经历必丰富

离开学校步入社会,工作、恋爱、结婚、生子……,三十六年匆匆前行,似乎一直没有停下脚步下看看路边的风景,这也就注定了自己只能是没有故事的人。人生逍遥行, 厢路望美景,人生就是一段旅程,旅途中遇到的每个人,每件事与每段景,都有可能成为记忆深处的那个最柔软的角落。一路走来,我们无法猜测将会迎接什么样的风景,也不会看到指示目的地的方向标。自小我视乎就特别同意这样的说法,所以在不同阶段、不同的人生段落,我喜欢收藏些物件,可能是一张贴花、一枚邮票。也可能是一段文字、一刻心情。故事往往就会写在行走的步履间,坐井观天注定故事只会有巴掌那么大,所以,要想成为一名歌者,就应该在温暖的午后抛开工作的烦恼,开始一次短暂的旅行,简单的行李和简单的自己,简单的挥手和简单的告别,不是流浪的心情也变得轻松和随意。一路走走停停,才能拾得片片风景柔情片片。微风习习,杨柳依依,卷起了衣角,吹暖了心。

——心如简素方能人淡如菊

爱喜热闹,更爱孤单,人,有时侯就是这么矛盾。岁华月增间才蓦然发现,心中的欲求越来越少。年少时的我,空闲时最爱的消遣是篮球和运动,而随着年岁的增长,越来越习惯闲暇时静静坐着,泡一杯清茶、听一曲古筝、焚一炷淡香、写一种心情,又或是铺开许久未曾注意的宣纸,此时此刻,心是清宁的。不得不说,写作和画画都属于无师无派纯粹是内心的喜好,从没想过,我写得文字能登报上网,更没想过,我画画选择的是中过画中最费时间、最容易让人读懂的工笔,唯一欣慰的是经过十几年间断的摸索,我的工笔堪入人眼。在此期间,曾经也换上球鞋,在塑胶球场上挥汗,但再也找不回往日整半天的奔波厮杀。所以,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时光总在慢慢逝去,逝在清晨忙碌的喧嚣间,逝在钢筋水泥的高楼大厦里,逝在那方院落的蔷薇架下。不愿刻意违心,不会屈就妥协,不想禁锢真心,想任凭心灵引导,去做喜爱的事,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程,观赏神往已久的风景。甚至早春第一朵凌寒花开,初夏的一阵清凉落雨,都会在心中泛起涟漪。

——不一定信佛但要有佛性

对某种主张、信念或某人极其相信和尊敬,谓之信仰。最近的微信朋友圈流行一篇《人不一定要信佛,但一定要有佛性》,人都是有信仰的,天主、上帝、耶稣、观音菩萨,即使是无神论者,马恩、毛泽东也算是。信仰不会直接改变结果,却可以成为一个人前行的动力。处身沧海横流的物欲社会,面对繁杂的诱惑,一个人若无坚定的信仰做支撑,便会渐渐迷失自我。佛性讲求“善”、禅境讲究“淡”,《华严经》中就有一句话叫:“不忘初心,方得始终。”通往理想的道路并不拥挤,因为选择坚持的人并不多。只有经历了无数次的摔倒和失败,人才会学着一点点长大。每个人都是自己青春圆规底端的那根针,无论野心膨胀多大,想要张开的半径有多宽,最终都还是要以完整圈成的那一个圆来评判价值。埋没在红尘中的我们,哪怕此刻无法踏上征途,那么至少将我们的初心好好地珍藏在心中,不让它因岁月的冲刷而斑驳失色;静静地等到时机到来的那一刻,才能用一种温暖睿智的气质,对自己进行一种期望,抚慰如野狼一般、在外争抢饭碗、看似坚硬的心。

没想过,也不会去想自己会成为了曾经心目中不可思议的人,因为内心始终知道坚守一种责任,注定要承受一种牵挂,幸好,我甘之如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