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2

不舍昼夜,澎湃而行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这些细小的闪光,我希望你也有

夜晚在书房,空气潮湿清冷,屋顶大块墙皮脱落。这个初冬已连续二十天阴雨。

突然窗外一闪,我循光望过去,一朵大大的烟花绽放,心里一亮。

这是我最喜欢的时刻之一。而为何喜欢,那一瞬间无法言及。

我爱坐夜车。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想要冲破黑暗,却只能迎来偶尔民宅里露出来的灯光。但就在这一闪一亮中,心永远无法被封闭。

如果运气好的话会看到远处的烟花,一朵朵炸开,映得天空一角暗里生花,又快速消熄,接着又升起一朵,这陆续绽放的五颜六色,在黑暗的天空中显得那样单薄,但我想,大概正因为黑夜无边,所以这才可称之为真正的美好。

于我来说,所有美好,都是心亮起来那一瞬间。

图片/苏晨

作为一个修表匠,我的外公告诉我5号汽油最好闻,它干净通透,最适合清洗精密的表件。在他的指引下,6岁的我打开矮圆的玻璃器皿,凑过鼻子去闻,5号汽油的味道柔软芳香,细腻悠然。

我曾经在年少时期的一个初春摘下刚刚生出的翠绿色的杨树叶子,把它们揉碎在手掌中,半握着送到鼻下,深深吸上一口气,那味道郁葱鲜活,青爽无畏,像极了我当时的年纪。

我也曾在无聊时撕下药板背后薄薄的锡泊纸,再撕成极小的碎片,握在手里,让它们从高处落在桌面上,声音微小,却清脆利落,纯粹得没有一点杂质,犹如玻璃世界里下过的一场透明干净的雪。

我曾在早起上班途中看初升的朝阳像煮得半熟的鸭蛋黄一样悬在远处尖顶的高楼之上;我也曾见过冬日黄昏挂在西教学楼不远处的柏树之间,景像清淡安静,却充满温柔的怜惜,直看到我热泪盈眶。

那么在这个连续二十天阴雨的初冬呢?

我会告诉你,最美的是华灯初上的黄昏,湿润空气里的车灯、路灯和交通灯在我有些散光的眼睛里奇妙变幻,格外动人神奇,它们倒映在潮湿的地面,映出被拉长的朦胧的霓虹般的温暖光线,远远望去,像是点缀在刚刚清洗后还带着浓浓湿意的黑色缎质长袍上的奇妙宝石,不闪亮,却令人意味深长地着迷。

而此刻最动听的,是车轮碾过潮湿地面发出的声音,它们每时每刻碾合在一起,又无时无刻不在分离,碾合的声音又薄又透,缠绵清黏,被一辆车带到远处,又被另一辆车带到耳边。

这些时刻是我心里的火花,它们无声地噼啪熄灭又亮起——是的,我知道它们会熄灭,而熄灭也会再次亮起,只要亮起,我就永远不会忘记。

这些细小的闪光,我希望你也有。

它们如星火,却不燎原,静静存在,不躁不徐,却在你走过的每一段路途中频繁升起。

六月里大朵栀子花瓣上遗留的雨滴,八月里炎日当头闷热的空气里你从额头滴到脖颈的汗珠,十一月里梧桐树叶落光那一刻突显的伸向天空干枯有力的枝桠,四月里临河的樱花树落下缤纷的樱花雨大片地铺在河面上,而有一瓣静静落在你脚底。

我们总需要力量,让你不沮丧不沉迷,让你始终忠于自己。承诺不是力量,誓言不是力量,信心不是,勇气也不是。它们是火,燃烧最热烈之时,也是即将落幕之时。

而这些细小的触动让你有节制地看清脚下每一段不远的路程,它们燃起时灵动跳跃,消熄时温热持续,而当走出远远一程,你会知道,它们在你心里,从未离去。

我坐在这个雨夜里的书房里,看烟花绽放又落下,落下又升起。我停步回头,看来路上细小的光亮明明灭灭,如广阔开满格桑花的田野,一簇簇,一片片,它们在昏暗的天色里,浩大奔涌,又此起彼伏,各自分离。

它们是我的力量。美好慈悲,不炙不冷,光亮乍现时照清我脚下的路,回归沉寂时我安然静息,但始终相随,温柔地推着我,簇拥着我,时现时熄。我与它们相陪遥望,不舍昼夜,一路顺宿命澎湃而行。

我感知,我接受来自内心深处的柔腻。这真是美好的天意。

欢颜

文/苏小旗 图/苏晨

支付宝打赏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如果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打赏作者

最后编辑于:2015/12/9作者:苏小旗

苏小旗

苏小旗,78年生人,东北女子客居江南,凭心生活,听心写字,喜欢一切需要花费时间打磨的东西,是为情意。笃信“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愿喜欢。个人微信公众账号「苏小旗」:huanyan-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