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交织的区隔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请允许自己刻意地将精神世界与现实层面做一个区隔,然后在职场上将自己武装成夜行动物,不事张扬,沉着冷静地将一些无影的搏奕当作与己无关的游戏。然而,在另一些地方,内心中的积淀会因为褪下面具而慢慢释放开来,在沉溺于文字或者物质的依赖当中,寻找解脱。一直都很庆幸,以一种比较简单的方式谋生并且得到足够的物质所需。喜欢谋生便是谋生,与梦想无任何瓜葛。可以以最直白和最惨烈的方式面对,不会陷在现实与梦想间难以取舍。

开始着手写2005年便构思的一个故事,关于一个从自己过往中突围出来的女子以及不堪的情路,当然会是比较阴晦的,有点类似于曾经写过的《舞月光》,是一个与自己性格或者命运抗争又被打回原形的故事。曾经在05年夏末写了一个草草的故事大纲,然后一直扔在那边,这样的情形很像是自己曾经做过的一个梦,醒来便停顿了,淡忘了,可是过了一段时间,某一次低头做事的时候,会突然跑出来一些影影绰绰的细节。很多东西来漫延开来,人物也越来越血肉丰满起来,仿佛可以有直视的眼视,逼着你把她的故事讲完。在工作时间,花一整个上午写了三千字。这便是“以最简单的方式谋生,把生命都浪费在爱好”的好处。

吃饭、逛街、买书、陪猫看医生、淘一些家居用品,做一些需要钱的事情。对于金钱的欲求从不隐晦但也心态端正。IM里面有位年轻的准妈妈会慨叹一个人生活也挺幸福。作为一个较低收入的家庭,除却还房贷要接受新生命诞生的喜悦与烦恼,幸福有时候的确是精神层面的,但烦恼却多半是物质层面上的。对于未来生计的不安感由来已久,几乎伴随了十岁之后的时光。虽然成长一个小康之家,但却不知为什么一些有一种紧逼的压迫感,那是一种需要把一切握在手上,不敢放松的紧迫感。每个人都有自己不能停息的不安,只是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对象身上。

约了同事在酸菜鱼馆子吃饭,然后以只适合在小范围传播的姿态聊一些已经众所周知的话题,比如明年收入的预期,某某领导的劣迹,某个同僚惺惺作派等等,非常八卦与不堪,但却能在其中得到在团体一个依附感。当然这样的东西不会带回家,进家门之前,在门垫上蹋蹋脚,一切纷扰的事情都会卸下。私生活不太会愿意与过于接近的人说,不太会聊家里的情况,自己的生活经历,去的过的地方,看到的美景,曾经爱过的人等等,但又会把这些东西过滤成文字,留给陌生人看,这样的行径和心态有扭曲的嫌疑。

在特卖场看到一件以蛙类图案为Logo的品牌做打折,全场以低于2折的价格在做促销新款,在慨叹服装暴利的同时,已经做好拣便宜的准备。一件淡紫色的长款羽绒大衣,门襟上拼有织锦压条,浅浅的收腰,有点中国元素又不失年轻的活力感,打电话去问妈妈型号,然后买下作为新年的礼物。精神世界,感恩;现实层面,省钱。就是这样,想区隔的却依旧交织在一起,想分清却无能为力,人便是这样挣扎着奔向前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