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一场烟花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没有能够成行。又一次错失了久违了的校园。这一次的籍口。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冷空气。周六。醒在凌晨五点。按掉手机的铃声。四周恢复黑寂。在黑暗中平静地躺了一会儿。隐隐想起还有行程。挣扎着坐起来。拧亮灯。将窗户开了一条细细的缝。冷风夹着零星的雪花飘了进来。落在窗棂上。迅速融化。于是认命地躺下。安然地闭上眼睛。

和在线的人说了很多遍的再见。但没有回应。于是很从容地关掉OICQ。一直坚持说完再见。然后消失。哪怕突然掉了线。还是费了很大劲爬上去。说完再见。再下线。这是一种很好的再见方式。尊重他人。更忠实于自己。

街头寒风里有脚步匆匆的行人。放下一切。决定照顾好自己。给自己买昂贵。但不适合的衣服。在桑拿间里呆足一个钟。直到感觉自己有一种临界的状态。去吃半熟的牛排。感觉齿间有铁锈的味道。花空钱包。在寒风里奔跑。想忘记因在显示屏前坐得太久。微微发酸的腰。想忘记因空调“罢工”。鼠标边冰冷的右手。想忘记描扫仪盖下面。还有没有收好的《向左走,向右走》。

用很长时间睡眠。像一个蛰伏的动物。没有食欲。没有晨昏。醒的时候。就蜷在被窝里。看着窗外忽明忽亮的光影发呆。猜想今天应该是一个多云。并且有很大北风的天气。

周日的晚上。胃里终于有了温暖的牛杂汤。终于明白生活还要继续。决定开始录安妮的专题。安妮是一开始就准备去做的专题。但却一直很害怕去做。担心仍然会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后来明白留有遗憾的故事也算是一种完美。只是残缺了。而已。

《来自我心》的节目创意被一间传统电台接受了。他们看中了那些从日记的只言片语里。改过来的片花。他们答应给100M的空间。知道它不值这个价。但真的需要那100M空间

办公室里隔音效果不理想。耳机里有鸣放烟花的声音。录音工作不能继续。索性关掉话筒。站在写字楼的窗前观望。烟花在新区大厦方向。此起彼伏的绽放。瞬间的绚烂。应该是在纪念什么。用一种容易消散的东西去纪念或许永恒的东西。这样的一种方式。既让人迷恋。又让人绝望。

猛然在玻璃的倒影中。看到自己的脸。上面有疯长一夜的胡渣。以及。淡定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