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我为什么会做这个选题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苏州大学新闻系张健老师的电邮其实一早上便收到了,可是周一刚上班,旧笔记本刚送修回来,手忙脚乱了一阵子,装了一些驱动和必要的软件,又一一做一些特别的设置,忙碌了整个上午,目的只有一个,让它能够通过手机接入互联网,方便找一些资料。因为机构内部保密要求所限,在接入互联网困难的情况下,这样的状况,我已坚持多年,从容了许多了。张健老师是苏大分配给我的论文指导老师,从未曾接触过。快下班的时候,给张老师打了一个电话,讲了一些关于选题方面的事情,气氛疏离且陌生。

都说自学是一件极耗体力的事情,因为在半工半读的状态下去完成一件需要坚持的事情实非易事,于我来说,我坚持下来了,花了六年的时间,算是超长的一位了,现在如今终于走到做毕业论文这一步了,一切看来,只差临门那一脚了。当初选择这个专业是因为自己喜欢,当一个人面对自己喜欢的事情变不会显得那么困难。整个过程当中读广电、传播、中国文化等方面的课程的时候,觉得特别轻松,自己也会边学边用,在自己的网络传播当中搞搞小实践,所以学起来不觉得苦。而文史沿革、理论性偏强的一些课程就困难许多,常常陷在一团困顿当中。

我的论文选题是《平衡计分卡在电台主持人绩效管理当中的应用》,自己觉得有一点前瞻性,于中国的媒体来说,用现代企业管理当中常用的经验去参与到人力资源管理,应该算是大胆的尝试,最起码,在我所了解的一些电台当中还没有这样举措。电话当中,张老师嫌这个选题太偏、太冷、现实意义不大,又问我为什么会选择这个选题,又谈及我的职业与此不相干。在那个当下,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坚持。张老师最后说,你要实在感兴趣,你就做吧。可我还是隐隐地感觉到这句话当中应该有一些我还不能理解的莫名成份。其实这一个问题,我一早便料到会问及。张老师不是第一,绝对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人。鲜少有人能够把我的现实生活与我的精神世界联系到一起,我常常做一些超载我现实生活范围的事情,我想这不是我跟别人不同的地方。

其实最初我的选题有两个,一个是主持人的绩效管理,一个是网络广播的媒体属性。说到跟新闻的接触,除了曾经做一些媒体公关方面的工作之外,更多的还是与广播的接触。毕业后的这十年时间,参与多家电台的节目策划或者运作方面的工作,比如帮着北京音乐台《生于70年代》写过两季的节目文案,参与策划泉州台2005的元宵特别节目、海峡之声电台数档节目的策划案、杭州电台新闻频率的官方网站制作、楚天电台回味唱片节目的最初的框架等等,此还做过一年半的兼职DJ、三年网络广播节目,这些都给我关于这个行业最基础的认识,也为我在这个行业中积累了一些人脉。我想我会选择我熟悉和感兴趣部分来做论文,只有这样,我大概才能够把这件事情做好,而不是简单的糊弄过去。

在QQ群里面跟大家讨论这件事情,有人劝戒我不该如此偏执,若如不想论文做得无懈可击,大概通过的机率不会太高。突然觉得无辜起来,不知道如何来处理这个问题。当初,在跟张老师交流的过程当中,也没有把话说得太满,只说先交大纲,看是否符合要求,如若不行再换选题。晚上在网上找资料的时候,在苏大文学院的官方网站找到了关于张健老师的一点线索,于06年由苏大出版社出版过《网络媒体概论》,如若不然,退而求其次好了,两个点都是我感兴趣的。一个于人,一个于物罢了。想到此处,也不觉得慌神了。为了师长者多半心胸宽容,虽然素未谋面,这一点马屁还是要拍下去的,不求满足师长的虚荣,但求自己内心求安。

为了做好这个论文,请各位有相关文献资料的,不吝与我分享,感激不尽。以下是我的联系方式,电邮最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