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天蝎:点支香烟看寂寞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不知道怎么搞的,我所认识的天蝎座无一例外都是“闷骚”型的。其实他们的个性用“闷骚”概括又有一些不妥,可往往想找出一个词来说清楚又显得困难一些,所以只能词穷到用“闷骚”来顶班。但如果用打比方的来表述,就显得比较容易理解一些。他们的个性有点像三十年代穿士林布宽大旗袍的良家妇女,看起来老实本份,可偏偏从斜襟边上露出抹胸的水红色,虽然只有指甲盖大小,但却仍然有致命的诱惑;再比如,都是穿普通不过的低腰牛仔裤,看似寻常,只是待他转过身去,裤头外小露的一截皮肤上,暗花图案的纹身蔓延出来,虽然只看到一枝一瓣,但是已经让人有想摊开“清明上河图”的冲动。这便是我认识的天蝎座。

我不相信天蝎座不知道自己对于别人的致命诱惑,但他们仍然是装傻,假扮天真,这一点才是足足可恨的地方。也许是假扮天真、入戏太深,有时候,他们自己也会怀疑起来,为什么总有一些不知死活的飞蛾自己扑将上来。他们都是不是惊为天人的那种美艳或者俊朗,但却有一种莫名的力量,也许是肉香,也许是体味,总之是我们这些非天蝎类辨不清的东西。我认识的天蝎座无一不是身材绝佳的人士,如果稍加修饰,足足可以敌得过健身馆或丰胸产品的海报。

在感情的路上,蝎子往往并不是最后的胜利者。他或者她虽然足够隐忍,但仍然有如火的妒心,很容易灼伤另一半,因为强烈的占有欲,让一些如鱼儿般习惯透风的家伙避得远远的。他们不甘平凡,但又缺乏如狮子般的决断能力,如双子般的应变能力,所以,尽管蝎子看起来无坚不摧,但却很容易被稻草绊倒,强装坚强,不易让外人看穿。如果偶然间,某一晚,你的蝎子朋友约你去灯光昏暗的咖啡厅或者酒吧,四壁墙纸暗花繁芜,蝎子一人早到,对着吐出来的烟圈发呆,想必这便是蝎子出状况的时候。

其实不必问,问题只一个,结果只有一种。如果以推演的方式来慢慢地寻找根源,往往答案离我们想像的不远。因为太容不得沙子,所以连灰尘或者眼药水都当成了敌人,加上“宁可错杀千人,不可放过一个”的原则,那唯一的结果只是仇恨。而此刻,不须去劝,也不必安慰,如果蝎子敞开心胸,你大可与其同一阵线,恶批灰尘或者眼药水,因为任何的同情都很容易让你化友为敌,不必为一个已经不讨喜的人去争任何的权利。

如果还有抱怨,你可以去洗手间时喃喃自语,“记恨”真得不是一件值得珍藏的东西,唯有一笑泯恩仇,放得下一切,才能透过烟雾,看淡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