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饥饿游戏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生如夏花,死如秋叶。

平静的生活似乎总会出现一些小插曲。我想,如果上帝真的存在,那么,他一定是个调皮狡黠爱开玩笑的孩子。他一定喜欢在无波的湖面投下一粒粒的小石子,看着涟漪一圈圈的荡开来,恶作剧般的看着笑着...

无论何种感情,淡的、烈的、爱的、恨的、苦的、甜的,人一旦离去,也都终将烟消云散不复存在。回头想想,貌似许多东西都变得模糊而不真实。我们在那么那么多无谓的事情上费精费神费心费力,那么多感情的付出,曾经无法释怀的千丝万缕,物是人非后,一切的一切又有何区别有何意义?无论爱还是恨,人在的时候,总归是一种念想一种寄托,若是不在了,感情的拼图总会少那么一块,跟这个人有关的所有都归于虚无。

生命何其脆弱,感情又何其易逝。

一旦决定,那就出发。

我的基因中天生有一种称为固执的因子,它伴随我的生,我想,也终将伴随我的死,它融入我的骨血中,与我如影随形。当我发现即使拼尽全力也无法压制它生长的时候,罢了,就索性随它去。我在想,我们是不是都容易看到别人的固执,却总是忽略自己的固执?于是,我们是不是总是愤恨成为被伤者,却忽略自己有意无意造成的伤害?我承认我的固执,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甚至是我生存的必需品,像空气。失去它,就像失去翅膀的蝶,我无法想象生活将怎样维系。

若是固执无法融合,我总会发挥我的鸵鸟精神,逃,哪怕到天涯海角。

有些责任,无法逃避。

一个人并不属于他自己。很多事,不是想就可以,也不是不想就不必。这便是人生的可悲吗?不能随心所欲的做自己,一辈子到底有多少时间是为自己而活?我在想,生命结束的前一刻,我们会想些什么呢?会不会忽然发现自己几乎用一生的时间成为连自己都讨厌的人,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到头来却可怜到连悔恨的时间都没有?

很多时候,我们想做的,和我们应该做的,总是两条平行线。我们在一个又一个岔道口做出了一次又一次无奈的选择痛苦而纠结,痛到无法呼吸,苦到难以忍受,却什么都无力改变,唯有,咬着牙握着拳,向前走。只因为,我们不属于我们自己...
饥饿游戏

00:00/00:00

文/LEL 图片来源:棉先生 音乐编辑/小斑马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