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赵波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赵波”相关联的文章
  • 也许我爱过你,但我还是要离开巴黎

    也许我爱过你,但我还是要离开巴黎

    文 / 孙衍 和赵波的再次相遇,是在南京上海路的柴米吧,这是一个充满了波希米亚风格的小店,小店客人不多,显得异常安静。店主人是赵波的闺蜜兼好友小川,小川同时在不远处经营着一家在南京颇有知名度的酒吧:答案。据说答案曾经名噪一时,聚集了相当多的无论是南京的还是外地慕名而来的文艺界人士,甚至不乏大咖。 此时的赵波去答案少了,但待在柴米的时间多了。她坐在我的对面,声音一如继往的清脆 ...

    阅读全文

  • 像候鸟一样飞:拍动灵魂双翼抵御现实沉重

    像候鸟一样飞:拍动灵魂双翼抵御现实沉重

    文图 / 左叔 看国家地理频道的时候,曾经介绍过一种海鸟,生活在烟波浩渺的大洋深处的岛屿周边,从学会飞行起,除了生育繁衍之外,余生都在四海漂泊和羽翼振动中度过,就像电像《阿飞正传》里提到那只“无脚鸟”一样。张国荣的那句台词特别经典,“我听人讲过,这个世界有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可以一直飞啊飞,飞到累的时候就在风里睡觉……这种鸟一生只可以落地一次,那就是它死的时候。”看过电影的 ...

    阅读全文

  • 正好途经你的盛开

    正好途经你的盛开

    文 | 孙衍 这辈子只认识三个常州女人。 一个是我的婶婶,这个中年发福的女人曾经是我非常讨厌的人之一。在我整个童年时期,她乖张跋扈的性格,每每令人望而生畏,绕道而走。 除了性格之外,婶婶的嗓门也大,是那种公鸭嗓的粗嗓门,说起话来像连珠炮似的,轰炸得周围十米寸草不生。 但她也有温情的时候,比如教子无方的她总是很羡慕我母亲把我打扮得像模像样,特别是春节的时候,我穿着新衣服在她面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