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文艺夜读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文艺夜读”相关联的文章
  • “只图自己开心”其实是你的铠甲

    “只图自己开心”其实是你的铠甲

    文 / 左叔 诗人纪弦1913年出生,写这首《旧照片》的时候是2000年,快九十岁高龄了,可这字里行间里仍有年轻人般的“轻狂”。 “我自己那张窗前想诗的旧照片,应当是1936年初夏拍的,而非摄于秋季。怎么不用‘夏空’而用‘秋空’呢?那是因为秋天比夏天美;而在诗的世界里,我有权如此处理”。 这是他在这首诗的题记里写下的话,在迟暮之年看淡一切之后,他仍拥有“只图自己开心”的勇气 ...

    阅读全文

  • 爱情与婚姻的常态

    爱情与婚姻的常态

    文 / 左叔 年少时,谁不期盼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有了社会阅历之后,才会意识到,有些事情是可遇不可求的。 “燃烧一瞬间”固然是绚烂美好的,可是“携手相牵看细水长流”也有它的价值和意义。 有个朋友跟我说,如果在恋爱中没有昏了头要不顾一切跑去扯证的冲动,又如何抵得过婚姻生活之中鸡毛蒜皮式的日常消耗和磨损。 这是要用“燃烧一瞬间”的温暖,去抵销“水滴石穿”式的清寒吗?婚姻生活的 ...

    阅读全文

  • 请活出你自己本来的样子

    请活出你自己本来的样子

    文 / 左叔 人在什么时候会有审美焦虑? 可能是身份认同上存在障碍的时候吧。比如周边都是一圈拎着LV的“名媛”,相较之下自己平日里一只帆布袋出门好像略微“简素”了一些。 内心里不能接受大LOGO的“壕气”,但又想在某个相似的标签上找到认同,所以会不由自主地反思自己要不要修正。担心别人的看法大概就是焦虑的根源吧。 我们每个人都不可能避免将自己置于别人的评价之中,我们也会依据对 ...

    阅读全文

  • 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文 / 左叔 活在这个世间,难免不陷落“两难”境地,有些是情义之间,有些是事理逻辑,这个时候最难的是一颗想要“两头都占”的心,舍弃哪一边,都会留下些不忍。 然而,中国人的价值传统是奉献“小我”,成全“大家”。于是,我们看到了古往今来很多“随大流”的选择,唯独这些选择中没有你自己。 那些不“两难”的人,一定是亢奋的、燃烧般姿态的人。每次看到这样的人,内心里会难过,会有不知道从 ...

    阅读全文

  • 愿你有过想起来就疼的感情

    愿你有过想起来就疼的感情

    文 / 左叔 少年时听张清芳的《燃烧一瞬间》还很懵懂,觉得爱是件焚心似火的事情,既不可避免地满怀期待,又患得患失地惴惴不安。 然而,爱终究还是无可避免地来了,在缘起缘灭中收获到成长,我想这应该是每个人必经的。 在车上听到别人的闲聊,心里也有对现如今年轻世代爱情观的感慨。社会的包容,让很多人成了”独立生活“的样本,不必再去牵就周遭人的眼光。 当然,我是尊重每个人的自由意志的。 ...

    阅读全文

  • 爱,本质上是一种纵容

    爱,本质上是一种纵容

    文 / 左叔 读诗人沉河的作品《两条直线》,心里第一时间联想到的却是现实当中的亲密关系。当然,这个作品在深层次里也许还有更多有待挖掘的部分,但在我的眼里,我首先想到的是在亲密关系之中,我们要不要保持一个人的自我独立。 平行、重合以及相交,我们一生中穿过无数条直线,但总有那一两根在我们有限的一生中划下了重点,这个重点就是我们在自己身上为对方打下的结。爱,本质上是一种纵容。纵容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