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清爽便好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十年前。我剪成现在这样的短发。妈妈曾经对我说。多好的头发啊。就这样子剪了。那个年代流行郭富城式的中分。差不多每个人都那样现如今看来很夸张的发式。只是我更偏长一些而已。中学念的是一个三流的学校。所以几乎没有任何“发禁”的规定。读大学的时候。第一时间便是剪了。现在想想。已经忘了原因。

先是干净的板寸。后来适应潮流开始有一些碎发的处理。但仍是短发。其中有过一两次因为工作或者其他原因而蓄长。但却没有坚持太久。太习惯短发的清爽感觉了。很容易打理。定期去理发便成。出门的时候洗干净。自然风干便觉得可以见人了。

今天在OICQ的头像上看到晓奕的新照片。头发留长了。几乎覆了整个额头。整个人的面孔似乎都因此起了变化。问及为何突然留长。答复是原来的发型设计师找不到。所以只能留着。待日后处理。这样的答案很容易让人当场笑倒。因为我大概不会是这样的完美主义者。虽然我是天枰。但骨子却是散淡的。大概在自己的个人打理方法。能简略而过的。应该不会太复杂。我没有固定的发型师。如果某日发觉头发长到不能容忍得地步。便立即找附近的理发店一剪了之。当然也有失策的时候。但总比不够清爽来得强一些。

一直都有人怀疑我故意说低收入水平。其实我只是不太在乎一些物质的东西罢了。朋友搬家。衣服装了四袋。我知道贵的牛仔裤大概八百块。他的心里底价早已经逾千。一袋的牛仔大概便是手中没有隔日粮的关系。或许是因为很小便接触钱的关系。开始有自己的收入的时候。并不会有那么一段无节制的阶段。知道那些是必需的。那些可有可无。裹件几十元的衣服出门。只要清爽干净。也未必不能见人。

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未必见得那一种是绝对的错与对。只是这一种比较适合自己。跟别人聊天的时候。但更加坚定自己想法罢了。心底里会有一些比较奇怪的设想。如果换我是他。我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