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我的春运:国航延误那点事

今年春节定的是国航往返机票,节前腊月二十七从虹桥飞首都时一切顺利,结果等到年初五返程的时候,却碰到了飞机延误的状况,单就这次的状况柜面人员公关状况来看,国航应急公关系统是一片混乱的,各种不透明以及托辞让人觉得不舒服。原本四点半出发,遇上各种延误,加上各种改签,一直拖到九点才升空。到了上海,等行李,等出租,出了航站楼已是子夜时分,夜雨纷飞,龙年的这个春节顿感心寒。

原本订的1月27日年初五下午4点半首都飞虹桥的CA1549次航班,在换登机牌的时候,就遇到前一班三点半航班取消的状况。当时就觉得不太对劲,春运时分,种种状况已在想像当中,只是觉得国航的招牌还算过硬。等托完行李,过完安检,到了下午两点左右,8号登机口柜面通知,4点半的航班延误至晚7点半,原因是执飞任务的这一班飞机目前仍在成都双流机场,等待升空。

前台解释过程当中,包括“四川成都乘客已登机完毕”、“飞机已在跑道”等各种拖延术。其间,同机乘客当中几位女中豪杰各种争取,才有了误机餐、老幼入VIP侯机室以及误机赔偿等服务。7点左右,登机口柜面告知成都执飞任务飞机同3点半班次一样都是机械故障,到港仍不能执行飞行任务,如要等待可能要等到晚上10点半。所有乘客都只有两种选择,要不等一架根本不可能飞过来的飞机,要不赶时间选择换乘其他班次。

无奈,众人只能大排长龙领取延误赔偿,登机口柜面说有专门的“改签窗口”、“预控所有8点半至9点半国航首都飞虹桥的座位”、“无需变更行李托运手续”等等根本没有可能实现的说辞,众人自是不信,但也只能无奈接受。所幸排在比较靠前的位置,奔出安检,一路狂飚,撞见进安检的陈羽凡也来不及追星。至国航售票窗口自是无专窗办理,好在队伍不长,抢到最后8点半3号航站楼出发的票,被售票柜面告知要改行李托运。

行李托运只开了两个办理窗口,两条长龙,8点20飞温州的一位男旅客来不及办托运,肯请能否多开一个地勤窗口,结果一位穿国航地勤制服的年轻女生在队伍边上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没人”扭头走了,气得那位男士只能拍照发微博泄愤。碰到一位3点半班次的女士,命运极其悲惨,改5点上航飞虹桥的,去了2号航站楼,结果又被改到7点半国航飞虹桥的,重回3号航站楼,结果没有排到8点半飞虹桥的,只能选择东航10点飞浦东的,再回2号航站楼。听到此处,抢到8点半票子的人只能感恩戴德,觉得自己幸运。

办完行李改托,离起飞时候只剩下22分钟,一路狂奔进安检,其间差一点将手机丢在安检口,再一路狂奔跑到登机口,已是汗流满面。好在CA1589次航班也晚点了,才得以最后登机。抢到最后的票子是公务舱的,人生第一次坐了一回A380的二楼公务舱。值机的空姐多半都是份量极重的空嫂,遇到打不开电视液晶屏的状况,求助其中一位年纪略小的,结果答复也是第一次值飞公务舱,想来这一班人马多半也是春运顶班的。

想来各行各业都不容易,当时那帮与登机口柜面理论不休的侠女说得不无道理。也许,本该载我们的飞机多半是弄到其他红眼航班上去了,执飞那些利润更高的航线或者加班的飞机,于是,这些当班预售状况不佳的班次,最后只能两班半一班,多余的人,各种航空公司内部调剂,拖拖拉拉给你送回去就算。出了虹桥机场再遇同班的陈羽凡排队等出租,驼色短大衣,米白卫衣的风帽顶在头上,暗紫色的窄脚裤,尖头鞋,电话里跟人飚京骂,忽尔觉得这个世间所谓的美好大概只能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