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答疑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有人在线上说。你的日记写得有点儿疏了。

我忘记怎么回答了的。应该是没有什么好脾气的样子。差不多会是:对呀。我知道的。我自己都懒得去理会这样的事情了。

都不知道这里可以写什么了?

生活?它还是我原来想要的偏安状态吗?我有一点点想逃。又有一点点留恋。这样的处境让我觉得有点尴尬。就像二十六七岁这样的年纪。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越发地觉得钱是一个好东西。虽然物质多半是冰冷的。多多少少让自己有一些安全感。在什么东西都抓不住的时候。想各种挣钱的渠道容易让自己安定下来。这样的东西怎么去记述。我找不到答案。

工作?差不多算是度日如年。每天浪费很多的想像力去诅咒上司。来渲泻掉心理压力。在努力地寻找其他的谋生的渠道。但料想自己也会有厌倦的一天。写字?我还没有那个能力。做网站?我一直视它为体力活。我想最理想的状态应该是收房租。可惜祖上没有余荫。自己尚且寄人篱下。隔三差五要受早起之苦。这样的事情不说也罢。

感情?它是一潭隐晦的泛着墨绿色波光的死水。我在泛着霉味的气息里痴迷不已。自鸣得意。就像从童年时代便开始珍藏的桃核。看见它长了一圈绿毛也不紧张。一心留恋当初它甜美的味道。也知道要不了多久也会被磨得光滑。不再也有疼痛。有时候觉得这楼下的城市河流有一点儿接近自己的状态。有缓缓的暗流。准备不经意的靠近谁。但又失去勇气。只留下自嘲的旋涡。

有同事在访问我的网站。并且将一些私人的事情拿来做饭后的谈资。让网管禁掉了一部分的IP。不愿意成为现实世界的话柄。越发得对虚拟世界有所依赖。躲在后面才觉得安全。

像一只在归途上的候鸟。脑袋被消了磁。失去了方向感。只顾向前拍着翅膀。大概就像我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