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人生两难,情义之间

文 / 左叔

昨天晚归,路上开车听到了“罗妈”的节目。

插一句题外话,我还是喜欢她刚到FM101.7时的状态,说话咬字都还不太标准,深夜读读麦兜的故事,自带一种莫名的疏离感。现如今接手这档“街坊情感调解”类的节目之后,整个人的状态莫名的聒噪。若是夜深开车回家,碰巧是她在做节目,会无法忍受,调台去FM103.7听老歌。

不过,昨天路上我留在了FM101.7,因为听众A小姐打电话进来咨询情感问题,让我听出了人生的两难。

A小姐与先生结婚十年育有一子。婚后不久,先生生了场重病近乎植物人。因为当时孩子太小,无法顾及两头,先生留给了公婆照料,A小姐回到了娘家独自抚育幼子。世间本就少有事遂人愿。先生后来虽然醒了,但已丧失了基本的生活能力。十年光阴,未见好转。

A小姐吱吱唔唔地讲完这些,“罗妈”问她,所以你的问题是什么呢?A小姐说,别人都劝她一个人领着个孩子不容易,后面还不少要花钱的地方,趁着现在还年轻做个了断,长痛不如短痛。

话讲到这里,都觉得人之常情。后面,A小姐又问,将来与先生分开了之后,先生的父母都有“离休”后的高收入,能否在孩子的抚育问题上拿到一些费用。

我猜大约是这句话刺激到“罗妈”了,但又因无法去了解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和各自处境不便发作,“罗妈”便推说自己没有任何立场给出建议或者告诉A小姐去选哪个答案。

在我看来,“罗妈”的回应是稳妥的。毕竟没有身处其中,不知其中的甘苦。

站在A小姐的立场,结婚十年基本上约等于是自己一个人拉扯大孩子,公婆家没有人能搭上一把手,与其挂着这个夫妻名份,不如早日解脱。

站在A小姐公婆的立场,儿子躺在床上靠不上,孙辈与自己疏离怕也是靠不上,若是媳妇再一走,白发人朝身后看,晚景颇为凄凉。除了留钱防老之外,哪里还愿意四处撒币充大头。万一的万一,自己走得比儿子还要早,儿子的后事谁来照料,这才是他们最不情愿看到的结果。

人生两难,情义之间。若是无情,怕也撑不到这十年。然而已经动了念头了,估计也是情已耗尽,到了无力维系的边缘。

在这个关键点,与其瞎琢磨千百回,前前后后思量出一个万全之策,怕激化矛盾,担心被人非议,不如亲身去试上一次,把很多问题都摊开在明面上,有所取舍。人是不可能将所有的便宜一个不落地全都占上。

很多问题,真的是只有摆到眼前了,才生出当机立断的破解办法。否则就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不做那个挑事的“恶人”,好像就不会受到什么伤害,但有一个伤害却是无形的,那就是日子多半在拖着拖着的过程之中给消磨没了。